华隽文化传播旗下网站篆刻网 - 艺术论坛 - 商业中心 - 当代印人 - 篆刻超市 - 雕刻加工超市 - 印人家园 - 官方淘宝店 - 说文解字

中国篆刻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6114|回复: 276

印壇點將——吴汥涌(赠书已经寄出)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13-9-9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免费注册

    x


     中国篆刻网当代印人丛书之《印坛点将》系列
     
      由中国篆刻网策划、骆培华总策划、李平主编的《印坛点将》系列丛书是中国篆刻网服务当代印人的系列活动之一,丛书由广州华隽文化传播发展有限公司(中国篆刻网实体公司)编排设计,中国篆刻出版社出版。丛书作者采用定向约稿和投稿后专家委员会审定的方式确定。作者皆为当下印坛创作实力强,理论水平高,屡获大奖的实力派印人。汇集他们的作品出版发行,既可起发掘印坛新秀,弘扬篆刻艺术的作用,又可供广大篆刻爱好者学习赏鉴,充分体现了中国篆刻网“弘扬印学传统,关注印坛创新,发掘印学资源,服务当代印人”的宗旨!
      该系列丛书每人独立成卷,收录作者篆刻、书画等各方面的精品之作,配以生活创作场景、自述或师友评论文章,采用全新的编辑体例,力争打造篆刻出版的新标杆!丛书每卷最低180P,多者接近300P,采用四色全彩,特种纸印刷,印制考究,装帧精美,实为品读闲赏不可多得的典藏精品!
      
      《印坛点将》系列丛书出版情况:
    点击作者姓名可查看相关作品展
       已出版:
         邵 晨倪和军江继甚王云山汤忠辉
         刘洪洋吴汥涌陈明德柳晓康杨 华
         张呈君张 钧魏晓伟李 平戴 文
         郭 晶吴贤军张 铭 
      
       即将出版:
         高 帅、吴颐人、孙佩荣、周 斌、
         彭大磬、程迟生、程二军、魏 杰、
         林 尔、杨祖柏、张 威、姚伟荣、

         刘 健、翁石匋、谢辉旺

    《印坛点将》系列丛书征稿启事:http://bbs.zgzkw.com/thread-225316-1-1.html

    《印坛点将》系列丛书热售中:
    http://shop.zgzkw.com/bbs/thread-660754-1-1.html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9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作者簡介

      吳汥涌,原名吳智勇,字子羕,號誰堂、湜厂、廋齋、老蒲、荷塘,別署植蒲仙館、數峰硯齋、古雪齋、古璜樓、竹香室等。一九七八年六月生於湖南雙峰縣荷葉鎮(舊湘鄉荷塘)。現為西泠印社社員、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9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高质量回帖赠书活动

    活动说明 :
    1、原创的评论文字并在本帖回复,发现抄袭立即取消资格并在本帖公示;
    2、由中国篆刻网组织人员共遴选出10位优秀回帖评论的网友,前5位赠送《印壇點將
    吴汥涌一本,后5位可5折优惠购买印壇點將吴汥涌卷一本
    3、成功获得赠书的网友须提供地址、姓名及邮编、电话等资料;
    4、评论在2013年10月02日前回复有效。




    5位赠书网友名单
    杨永强
    裴莉
    逸趣阁主
    xiejichang
    丹青散人生

    5位五折优惠购书网友名单
    蓄石斋
    品墨一
    豫东印社
    赏竹草堂
    若拙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9 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關於『誰堂』

    吳汥涌
      
      舊雨新知,大多會問及我別號『誰堂』的由來,我口笨舌拙,終是說不明瞭,不如用爛筆頭寫將下來。
      『誰堂』的前身是『汝是阿誰齋』。一九九八年,我在婁底念中專四年級,某日偶在地攤買到一冊《禪語三百則》,一條一條地細讀下來,真是受益匪淺。《景德傳燈錄》中有這樣一樁公案:『初住筠州東禪院,僧問:「如何是佛?」師曰:「汝是阿誰?」』這是五代道齊禪師與僧徒的對話,道齊禪師不直接予以回答,而反問僧是誰,實際是在啟示問話者,不要向外求佛,應該重視自我,明悟即心即佛。正如馬祖道一所說的:『即今問我者,是汝寶藏,一切具足,更無欠少,使用自在,何假向外求覓?』而另有一則『稱名契悟』的公案,講述唐代禪僧良遂在麻谷寶徹禪師的啟示下得以頓悟的故事。出《五燈會元》:『參麻谷,谷見來,便將鋤頭去鋤草。師到鋤草處,谷殊不顧,便歸方丈,閉卻門。師次日復去,谷又閉門。師乃敲門,谷問:「阿誰?」師曰:「良遂。」纔稱名,忽然契悟,曰:「和尚莫謾良遂,良遂若不來禮拜和尚,洎被經綸賺過一生。」谷便開門相見。』禪林中諸如此類啟示自具佛性的公案比比皆是。對於當時剛剛接觸禪道的我,自然感到新奇有趣。加之自少喜愛藝術,便聯想到了書為心畫書品即人品的理論、藝術上的追求個性表現自我的觀點,就將這『汝是阿誰』移用作了齋號,這其中當然也有點炫奇弄巧的成份,或者理解上的牽強與膚淺,也在所不顧了。曾將這個齋號用張遷碑的筆意書刻在一塊自然形松木板上,填了石綠,在老家的書房懸掛了多年。
      千禧年時,曾修函倩婁底可齋劉老夫子賜『汝是阿誰齋』嵌名聯。劉老諱紹東,原名愔,婁底宿儒。少有文才,國立師範學院國文系畢業。一九三八年十月國師創立於安化縣藍田(今屬婁底漣源)李園,錢鍾書《圍城》中的『三閭大學』即是以此作為原型。當時錢鍾書一行到達藍田後,李園主人李雲龍和廖世承院長設宴把盞洗塵,特意叫劉紹東作陪。劉即席賦詩,得到錢基博的首肯,而錢鍾書也當即握手稱讚,自此兩人交往不行師生禮,以兄弟相稱。一九七九年後劉老先生一直任教於婁底師專。到底是前輩風流,老先生收到我的信,很快便作好對聯覆函寄了過來:三月十八錦劄收閱,承作嘉言,願天應吉讖,得多寫書,幸甚!『汝是阿誰』齋名禪味足,風趣別致。遵囑創嵌字聯,不中意處可改動:『汝是執持能涉足田園忙管翰,阿誰消受得攤床書畫壓衾裯』。當時我已畢業,一邊在家鄉代課,一邊務農,故有涉足田園一語。而在當年的五月,我便南下謀生,這件對聯也就一直沒有刻製出來。
      客居南粵,大約是0二年、0三年間,便將『汝是阿誰』精簡得僅留下關鍵的一個『誰』字,再將『齋』易為『堂』,這樣,『誰堂』就出來了。室名齋號作為主人的代稱是國人的稱謂習慣,『誰堂』也就自然成了我的別號。二00四年倩錫山維摩華人德先生題了齋額。華先生隸書行書我都喜歡,散淡簡遠,字裏行間流溢著淡淡的清氣與禪意。『誰堂』二字是行楷,碗口大小,神完氣足,歡喜無量。裝在小鏡框裏,懸掛至今。
      歷史上也有一個號『誰堂』的,叫杜乘,字書載,清代詩人。徐世昌所編選的《晚晴簃詩彙》錄有他的幾首詩。他這個別號的取典未可獲知,如若也是取自禪宗故事,那還真算是異代知己了。另外有一個叫『誰園』的,主人叫張瑞璣,《洪洞縣誌》中收有他的《誰園記》,寫了緣由:至將來之主人為誰,其傷我薪木,毀我亭榭者又為誰,野人不能知,也不暇計也。吾烏乎名之,名之曰『誰園』。各有深意存焉,不必深究了。
      我命中缺水,所以名字中都取了與水相關的字。而這個誰堂,『誰』與『水』諧音,或可略備一說。當然,其實完全不必牽強地附會更多的意思,誰堂就是誰堂,如此而已。

                                                     二〇一三年一月三日
    吳汥涌5.jpg
    吳汥涌6.jpg
    吳汥涌4.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9 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舊時月色

    吳汥涌
      
      剛到婁底念中專的那一年,冷攤上偶然拾得一冊王國維的《人間詞話》,讀到了姜白石的《暗香》:『舊時月色,算幾番照我,梅邊吹笛?喚起玉人,不管清寒與攀摘……』,正值青春年少的十六七歲,朦朦朧朧揣摩詞意淺聲低哦,竟然迷得不得了。開篇的四字更是莫名的喜歡:假期在家便畫了一幀墨梅,兩三條疏枝,五六朵素花,款題的正是這『舊時月色』。白宣紙裱了立軸掛在書房當窗的粉牆,晚上看書看累了便熄了檯燈任月光透過窗櫺,溶溶的就在扶疏瘦枝之間了。其時在漢隸《張遷碑》上用著功,居然發現帖中可以集出詞中不少的字句來,半臨半仿的將整首詞反反復復寫了不少中堂。多年以後還在老家的書櫃中翻出了幾張,微微泛黃的宣紙竟也有了些『舊時月色』。
      侃庵兄從北京寄來一襲藍布的長衫:一個在博客裏自稱『民國後』的八0後,筆下的文字民國極了,同我一樣戀舊的情結化解不開。倒是佩服成都的李里先生走南闖北尋師訪友二十多年沒有脫下那身長衫,我卻終於沒能敢穿出家門。客居南粵十餘年了,租賃的房子雖則破舊到底是花了心思去裝飾:門窗上糊了薄薄的連史紙畫了江南古典的欞格紋樣;電燈開關的座子蒙了粉青的色紙描了細細的冰裂紋;藍印的豆花布找遍了布料市場好歹給剪了幾碼回來作了門簾作了桌布;壁上畫框裏鑲的雖說不是大名家的大作,但那真正讀書人筆下的意思卻是最可玩味;再則平日裏,似這般蒲草竹蕉由人戀,梅瓶芝石隨人眷,便落得清清雅雅友人羨了。晚上熄了電燈點了蠟燭,著了長衫捧了砂壺,昏昏的光暈下看看牆上條屏掛軸,摸摸案上齊陶漢磚,不啻就是一口精神的鴉片:沉醉舊時一片月色。
      橋公的《舊時月色》讀了又讀還是讀不厭,大陸的版本買了又去郵購臺灣大旗的本子,生怕這邊的刪節刪減了一些舊色。可惜的是書寄到手後發現竟是大陸出版社授權的出版發行,豎排的正體字雖則可人,但王福厂印成王福廠則實在不應該了。簡化字簡化了書寫,結果卻是平添了複雜。橋公的文字總是讓人置身深宅大院青磚朱瓦,滿眼舊時光的迷醉,悠悠的便掉落進了別人的前塵往事。又似乎就是那曾經的親歷,直疑自己是民國哪代人的投胎轉世。『我是舊派的人,窗竹搖影、野泉滴硯的少年光景揮之不去,電腦鍵盤敲打文學的年代來了,心中嚮往的竟還是青帘沽酒、紅日賞花的幽情。』橋公說,『我偏偏愛說我是遺民。』——畢竟是民國世家出生的人了。而生長在七八十年代的我戀舊戀的不知是何時的舊時,電影書冊的舊場景也許就早早地在記憶裏薰上了樟腦的味道,倒不如就相信自己是深深深幾許的庭院裏月色燭光下持卷人的今世。
      書櫃裏存放著的那張舊黃的宣紙終於知道該寫點什麼了。秋老虎還在肆虐,緊閉門窗開起空調繫好了長衫的布扣,硯池裏磨好一汪濃墨,翻開久違的《張遷碑》,逐頁找出『舊時月色』四朵隸書,抽了周虎臣的湘江一品細細雙勾出來,旁邊只落上『張遷碑集字』五個小小的行楷,打了一枚朱磦的古璽印記,想像著哪天將它雕了梨板,淡淡的月白色水印成花箋,疏疏數行小楷延邀某人『相與步於中庭』——其實,寄與不寄已經無關緊要了。

                                                                                                                                                         二〇一一年八月廿三日

    吴汥涌照片.jpg
    吳汥涌7.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9 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磚 硯

    吳汥涌
      
      知堂老人有篇《金石小品》,內中記錄有他的一方『作』字磚硯,沒有年號,下端銘文『大吉』,右側只殘留末字『作』。『作』字的上邊原來該是造磚的人名和年代,現在斷缺了。恰是這個『作』字留得巧,若將它分解為『乍』和『人』,篆書裏常見的『作』字寫為『乍』,即段玉裁所說古文假借『乍』為『作』。這樣來說,又正好是他老人家的名字『作人』二字了,再加上『大吉』,則實在是巧妙之至。知堂老人曾將這個『作』字縮小製板,當作名章用,又用原來尺寸作了幾本書的封面。我沒有這種福氣,雖然這些年古磚的出土量巨大,我到底沒有遇到過與我名字關聯得這麼巧的。前些天嘉興冷齋兄贈了一枚『囗中吳家甓人勿敗』晉磚,已覺古緣匪淺了,感謝冷齋兄的厚意。磚是完好品,一尺來長,若是改製為硯,則略顯大件了,放在案頭陳設或是做個盆座石座倒頗為合適。寒齋近來還得了兩品磚硯,也可一記的。
      其中一品是『永和九年』殘磚硯。月初在大漢齋主的博客中見到這枚殘磚,問了價格,便當即定下,囑其琢製成硯。『永和九年』,無需謷言,王羲之一篇《蘭亭序》已讓天下文人墨客所盡知。古磚收藏的興起得益於清代金石考據學的中興,金石學始於宋,在清代發展為顯學,爾中嗜磚者甚眾,顯赫者有阮元、張廷濟、陸增祥、陸心源、端方、僧達受、吳昌碩等。但當時古磚的出土量遠不如現在,且價格亦貴,有時一磚值數十兩銀子。阮元、張廷濟各蓄漢晉八磚,即以之名其齋館,一曰『八磚吟館』,一曰『八磚精舍』。永和九年磚在當時則更為稀見了,近年來倒是屢有出土,印象中品式大約也有了十數種之多。河南王秋人先生是藏永和九年磚的大戶,以『永和堂』為齋號。曾見他精拓永和九年磚十一品製為手卷,足稱一時之壯觀。寒齋之前也曾收入兩品,其中『永和九年七月廿日』為整磚。去年在西泠印社拍賣過同品的殘磚硯,價格令人咋舌。而大漢齋主這品是我所新見者,磚質極硬,據說在製作中火星四濺,想必類同于石了。天津博物館藏有『永和九年七月十』磚硯,製為長方形淌池硯式。硯背為梁同書所書硯銘:『頑物千年遂不磨,不知蕩蹫幾滄波。昭陵玉匣今安在,斷甓猶傳晉永和。』我的這枚『頑物』,拜託大漢齋主按既定的硯式與長寬比例琢製,磚質過硬,磨製極費工力,實在是辛苦他了。硯製出以後,齋主有點小激動,發來短信告知:『這個硯的最大優點,在於細膩程度和色彩。非常非常非常細膩,磨好之後就是小兒肌膚的感覺,不是蠟的功勞。色彩那個紅啊……非常好!』居然一連用了四個非常,製磚硯多年的他,估計這種情形也是為數並不多吧。改日要去配了紅木的天地蓋,放置書案伴我臨池,或可有助書興了。
      另一品磚年代並不算久遠,大約也就是晚清光緒了。沒有文字沒有圖樣,丟在一堆青磚中便絕無人留意的,但這塊磚硯於我來說卻是很有意義而又很可愛玩。農曆壬辰年的九月中,我初到杭州,參加西泠印社的現場考試,終以第三名的成績得以入社,算是圓了我多年以來的夢想。頒證後的第二天,便登了孤山,還真有點『一日看盡長安花』的心情。攬勝之餘,在小龍泓洞和剔蘚亭邊撿了小石塊,在數峰閣遺址處撿了殘磚碎瓦,揣在口袋裏帶了回來。碎石殘磚銘刻上隸書做了文鎮贈了兩件給友人,好在他們並未嫌棄我的寒酸。杭州歸來後為此事作了俚句:『莫笑誰堂真鈍癡,猶持瓦礫惱禪師。龍泓有意遺零玉,坐鎮浮囂剔舊詞。』畢竟是俗子,我達不到『寸絲不掛』般的了無執著的境地,還把這瓦礫當了零玉,想必是沒有多少慧根了。
      關於數峰閣,《重建數峰閣碑記》中說:『西湖之有數峰閣,舊矣。蓋經始於崇宏之際,陳榷部調元建。』在明代崇禎末年,李自成率兵進北京城,崇禎皇帝被迫在煤山自縊。戶部尚書倪元璐等六位浙江籍官員亦『足不履新朝之地』,自縊陪皇帝共國難。錢塘人茅薡獻出六一泉旁的自家第宅,榷關陳調元建數峰閣,用以祭祀『浙中死事六君子』,故又名『表忠祠』。閣名取自唐代詩人錢起的詩句:『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以志懷忠不見之意。後傾頹復修,又圮。光緒五年時再重建。『清光緒間,杭郡文學諸長老探討六書,研求篆刻,輒會於數峰閣。』『初葉子銘、吳子隱、丁子仁、王子壽祺會集湖濱,慨然有感印學之將湮沒也,謀於西泠數峰閣之側,闢地若干弓,築茅三兩室。風瀟雨晦,樂石吉金。唯印是求,即以為社。社因地名,遂曰西泠。』韓登安先生曾刻有『數峰閣』一印,邊款中也有『印社創立之先,同人每集會於數峰閣研討印學,是數峰閣實為印社發創之地』之句。而現今數峰閣已蕩然無存,僅竹樹環抱中一片空地,前面留有一標示牌『數峰閣遺址』而已。
      這枚殘磚也是遺址處所拾得,倩歙縣子安兄琢製為硯。磚酥軟不受刀,有如駿馬馳騁於敗絮。到底子安是高手,製出後古樸大氣,一掌來長,長寬厚的比例恰到好處。磨平的斷面還細細的作了修飾,與磚硯其他面的自然斑損渾融一體。改日再刻上『數峰閣殘磚硯』,封了蠟,或可借朋友的話一用:『五十年後又一文物。』計劃今後就用這塊磚硯來研墨寫印稿了。
      冷齋兄曾在張廷濟故居後的朱家弄一個門口發現一塊文字磚,隱約有『福壽』二字。冷齋說:『這磚應該見過叔未』。類似的想法還真是同我一樣,嗜古的癖好外道見了或可一笑。知堂老人在自藏南朝永明磚硯拓本上的題跋中寫有『古人不可見,尚得見此古物,亦大幸矣』的句子。我也應該這樣說的。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十四

    04 磚硯 插图1.jpg
    吳汥涌40.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9 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露養盆

    吳汥涌
      
      大約是兩三年前,在網上看到一個漢代的萬歲殘磚,器型倒還方正,長寬比例也似乎適於琢成一個門字硯,便買了下來。上手後,發現磚質酥軟,用指甲輕輕一摳,便能摳下磚泥來。想是當時燒結溫度不夠,抑或磚在地下所處的環境潮濕,受水土侵蝕所致。製磚硯是不可能的了,一時又想不到做什麼,便一直閒置在陽臺。
      清代乾嘉以後金石之學大盛,許多藏家玩賞古物,甚或將古器物改為新用,此風在清末、民國初年達到最高潮。花插便是其中一種樣式。曾見羅振玉家藏漢磚花插,一側有長跋刻字,真是古意盎然,雅韻欲流!璽齋李尹桑有一塊晉永嘉五年殘磚,他將磚拓成了花插送了給鄧爾雅,磚是否真的製成花插倒是無從得知了。我沒有好的工具,也沒有那麼大的耐心在磚上掏出一個長膛來。但於此倒是受了啟發,心想,不如將先前那塊萬歲殘磚平放鑿成一個花盆,必定要省力不少。
      動工前先在磚面畫好了界格,刻刀下去,酥鬆處很快就去掉了,卻沒有想到磚的內裏居然堅硬如石。好在有刻巨印的經驗,連刻帶鑿的出了一個小方池,內底及四壁沒有細加工了,就讓它保留著斧鑿的痕跡吧。磚的斷面,在粗砂紙上磨平,用隸書刻上『露養』二字,題窮款『誰堂』。最後是加熱封蠟,古器新改便算是『厥功告成』了。
      這個盆,我呼之為『露養盆』,是計劃用來蒔養菖蒲的。關於『露養』二字,不妨說說。因我喜歡菖蒲,有意將歷代吟詠菖蒲的詩詞都為一集,於書名曾請教過幾位友人,安吉淇園先生的『露養集』最得我心。典故出自董嗣杲的《菖蒲花》中句『碧叢露養仙苗細,靈卉泉抽玉髓空。』種植菖蒲,講究『見天不見日』,『見天挹雨露,見日恐粗黃』。白天放在陰涼的地方,夜間則露在庭院中,便可茂美。《群芳譜》中亦云:『尤宜洗根,澆以雨水,勿見風煙,夜移見露,日出即收。』在輯錄詩詞中,見陸遊寫的一首《醉歸》,最是有趣:『夜分飲散酒家壚,歸路迢迢月滿湖。小豎竊言翁未醉,入門猶記露菖蒲。』這個放翁著實可愛,醉熏熏的回來,還記得要把菖蒲搬到外面接受露水的滋養。由此『露養』二字,我又聯想了蟬。虞世南的『垂綏飲清露,流響出疏桐』,戴叔倫的『飲露身何潔,吟風韻更長』,都是詠蟬名句,古人認為蟬是餐風飲露為生,便把它視為高潔的象徵。菖蒲則是植物中以飲露為生的高潔之物了。見過一些帶銘文的菖蒲盆,記得住的,一個是曲園老人的『忍寒苦,安淡泊,伍清泉,侶白石』,另外還有『蓬瀛舊草』、『挹翠』等。我的這個『露養』,算不算是添一新品呢?
      『露養盆』製好後,打了一份拓本自留,種上菖蒲,恐怕就再難拓取了。當拓到側面『萬歲』二字時,突然想到陸遊的另一句詩『菖蒲古上藥,結根已千年』,菖蒲素有長壽延年的寓意,那我的這個漢萬歲殘磚用來製成菖蒲盆,就真算是巧妙得很了。

                                                       二〇一一年八月四日

    《露养盆》插图.jpg

    植蒲仙馆所植菖蒲二.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9 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附石菖蒲

    吳汥涌
      
      菖蒲,起初是作為仙草靈藥之類來看待的。雙魁堂展南先生前些時日贈了一軸清末翰林吳增甲的行楷詩軸給我,寫的正是這樣的題材:『石上生菖蒲,一寸八九節。仙人勸我餐,令我顏色好。』款處寫『服食家重之』,意皆謂菖蒲服之可以延年長生。後又用作觀賞花卉,自西漢起,菖蒲已開始在皇家園林中予以種植,六朝佚名《三輔黃圖》有語:『漢武帝元鼎六年破南越,起扶荔宮以植所得奇草異樹,有菖蒲百本。』菖蒲移於盆盎之中,製成盆景者,據說在唐代便有了,到宋代已極為盛行。在盆景的發展過程中,宋代是一個重要的時期。一班士子文人因仕途失意,或厭居豪華,渴慕山林田園之勝,對於盆景這種縮微的自然,興趣便愈發濃厚。而『盆景』一詞也是在此時首次出現,見於蘇軾《格物麤談》:『芭蕉初發分種,以油簪橫穿其根二眼,則不長大,可作盆景。』蘇軾本人即是個盆景迷,他曾于蓬萊縣(今屬山東)丹崖山旁取彈子渦石數百枚,用以養菖蒲,作《文登蓬萊閣下石壁千丈,為海浪所戰,時有碎裂,陶灑歲久,皆員熟可愛,土人謂此彈子渦也。取數百枚以養石菖蒲,且作詩遺垂慈堂老人》詩,句有『置之盆盎中,日與山海對』云云。張耒在《石菖蒲並序》寫道:『歲十月,冰霜大寒,吾庭之植物無不悴者。爰有瓦缶,置水斗許,間以水石,有草鬱然,俯窺其根,與石相連絡。其生意暢遂,顏色茂好,若夏雨解籜之竹,春田時澤之苗,問其名,曰,是為石菖蒲』。彈子渦與水石種菖蒲,類似於現在用雨花石種水仙,即以小石子固其根部,以水養之。東坡居士還說:『石菖蒲並石取之,濯去泥土,漬以清水,置盆中,可數十年不枯。雖不甚茂,而節葉堅瘦,根鬚聯絡,蒼然於几案間,久而益可喜也。』這種栽種方法與前稍有小異,野生菖蒲紮根于石上,是並取而置於清水盆中蒔養的,謂之『附石法』,在宋代頗為流行,算是植蒲古法了。宋人吟誦菖蒲的詩詞,便常有提及這種附石菖蒲:
      陸遊《菖蒲》:雁山菖蒲崑山石,陳叟持來慰幽寂。寸根蹙密九節瘦,一拳突兀千金直。清泉碧缶相發揮,高僧野人動顏色。盆山蒼然日在眼,此物一來俱掃跡。根蟠葉茂看愈好,向來恨不相從早。所嗟我亦飽風霜,養氣無功日衰槁。
      陸遊《堂中以大盆漬白蓮花、石菖蒲,翛然無復暑意,睡起戲書》:海東銅盆面五尺,中貯澗泉涵淺碧。豈惟冷浸玉芙蕖。青青菖蒲絡奇石。長安火雲行日車,此間暑氣一點無。紗幮竹簟睡正美,鼻端雷起驚僮奴。覺來隱几日初午,碾就壑源分細乳。卻拈燥筆寫新圖,八幅冰綃瘦蛟舞。
      鄭剛中《黃匯徵惠石菖蒲既賦古風復成四韻》:附石菖蒲誰手種,形模姿色妙難如。黃蜂變去惟窠在,綠玉抽來祗寸餘。夜為露華離几案,曉添竈井向階除。如何便得生秋意,更俗中間置小魚。
      徐僑《詠拳石菖蒲》:巖泉潠灑著根纖,拳石相依自糾纏。土葉漸除青帶冗,細莖初發綠毛鮮。一塵不許謂幽雅,百草誰能並潔娟。日課蒼頭注新汲,要移林壑在庭前。』
      石本嶙峋,蒲根虯蟠,細葉蒼翠茸茸,清泉一掬,時日既久,石復青苔斑斑,著實堪入畫圖!多見前人清供圖中有這種附石種植的菖蒲,而或旁邊更添上一二品盆中土養者,實在是雅不可及。我的菖蒲之癖,大抵便是根源於此了。
      附石菖蒲的種植,諸多書籍中皆有記載。宋吳懌的《種藝必用》:『菖蒲,初種在圓石之上,一再移于好石之上,乃細而不麄。』明王象晉《群芳譜》:『養石上蒲法:芒種時種以拳石,奇峰清漪,翠葉蒙茸,亦几案間雅玩也。石須上水者為良。根宜蓄水,而葉不宜近水。以木板刻穴架置寬水甕中,停陰所,則葉向上。若室內即向見明處長,當更移轉置之。』明高濂《遵生八箋》:『種之崑石,水浮石中,欲其苗之蒼翠蕃衍,非歲月不可。往見友人家有蒲石一圓,盛以水底,其大盈尺,儼若青璧.其背乃先時拳石種蒲,日就生意,根窠蟠結,密若羅織,石竟不露,又無延蔓,真國初物也。後為腥手摩弄,缺其一面,令人悵然。』沈蔭椿先生的《微型盆栽藝術》也有菖蒲一例:『或寄植在有吸水性的玲瓏拳石之上,年深日久,則愈生愈密,入夏後經多次剪短葉叢,葉片漸趨短細,尤其錢蒲類,衍生繁密,墩墩羅列,細碧潔淨,分外逸致。』
      種植菖蒲之石,前人首選崑石,前文陸遊詩中即有『雁山菖蒲崑山石』句。明文震亨《長物志》:『崑山石出崑山馬鞍山下,生於山中,掘之乃得,以白色者為貴。有雞骨片,胡桃塊二種,然亦尚俗,非雅物也。間有高七八尺者,置之大石盆中,亦可。此山皆火石,火氣暖,故栽菖蒲等物於上,最茂。』《群芳譜》:『武康石浮鬆,極易取眼,最好紮根,一栽便活。然此等石甚賤,不足為奇品。惟崑山巧石為上,第新得深赤色者,火性未絕,不堪栽種。必用酸米泔水浸月餘,置庭中日曬雨淋。經年後,其色純白,然後種之,篾片抵實,深水盛養一月後便紮根。比之武康諸石者,細而且短。羊肚石為次,其性最鹹,往往不能過冬。新得者枯渴,亦須浸養期年,使其鹹渴盡解,然後種之,庶可久耳。』武康石,又名花石,主要產於浙江省湖州市德清縣武康鎮東郊的丘陵山地。該石質地極為堅硬,不易磨損,顏色深赭,表面有許多細小的蜂窩眼,狀似朽木。羊肚石,《廣東新語 "石語》云:『海石有二。其一曰海花石……其一曰羊肚石,出陽江,大如拳許,浮游水上。左思所云,雲雨所儲。浮石若桴者也,以之濯磨污垢亦善。此二石皆水之質水之渣滓所成。』其實是一種浮石,屬於火山岩,由噴發的岩漿快速凝固而成。石身長滿奇形怪狀的孔洞,很像泡沫磚碎塊,俗名羊肚石。羊肚石植菖蒲,史上有一則妙聯故事。張岱少慧,張子僦《快園道古》有記:『季祖廷尉公面麻奇醜,眼眶臃腫,痘瘢層遝,短髭戟張,見者失笑。陶庵七八歲時,廷尉喜置之膝上,捋其髭。廷尉曰:「兒善屬對,為我作鬚對。」陶庵曰:「大人:美目深藏,桃核縫中尋芥子;勁髭直出,羊肚石上種菖蒲。」廷尉撫掌大笑。』由此亦可見以羊肚石植菖蒲尚算習見的。植蒲所選之石,要之須得孔隙多,一則便於其汲蓄水份,二則有利蒲根生長蔓衍。
      附石菖蒲的養護,與其它種植之法並無太大差別。高濂說:『山齋有崑石蒲草一具,載以白定劃花水底,大盈一尺三四寸,製川石數十子,紅白交錯,青綠相間,日汲清泉養之,自謂齋中一寶。』水底指不漏水的花盆,平時可將石塊浸入水中,但葉尖不可觸水。要作觀賞清供時,又可取出陳於淺水托盤之上。也可直接養於淺水盤,惟潠灑要勤。汪曾祺小說《萊生小爺》,寫汪氏本家的一個小地主,飽食終日,生計無憂,養一隻大綠鸚鵡,養花,但祗養菖蒲,十來盆之多,每日就喂喂鸚鵡,伺弄下蒲草,真是神仙中人。這樣的清閒之人估計是可以將菖蒲蒔養在淺水盤上了。《群芳譜》上云:『凡石上菖蒲,不可時刻缺水。尤宜洗根,澆以雨水,勿見風煙,夜移見露,日出即收。如患葉黃,壅以鼠或蝙蝠糞,用水灑之。若欲其直,以綿裹筋頭,每朝捋之亦可……菖蒲梅雨種石上則盛而細,用土則粗。』王可萬兄也曾告之蝙蝠糞最能養菖蒲,惟太過難得,而現今老鼠屎油重,恐也是不適於菖蒲施肥的。好在有前人經驗,植蒲忌肥,宜於清養,所以需要洗根去土,愈瘠愈細。
      今人植菖蒲,多種於砂質土之中,或以石子擁其根部謂水培者,古人的附石法已然難得一見了。年初偶見漢上盆景家龍良柱先生蓄有幾盆這樣的附石菖蒲,於砂積岩的凹竅處種了金錢菖蒲,短葉細密,蒼翠可人,陳設于雅致的水托之上,與畫圖無異,十分驚歎,萬分豔羨。秋涼之後,終於請得一盆,連蒲帶石一大個包裹快遞了過來,龍先生包裝極認真,竟絲毫未損。往花卉市場買來大釉盆,遵其囑咐盛水浸至石塊三分之二處,即可正常管理了。有一細節尤可一記:龍先生在蒲根之下塞入一段拇指般長大的毛巾,一端則剛好垂入水中,供水便可保無虞了。
      這盆附石金錢菖蒲在寒齋蒔養已近三月。昨日剔除舊葉,竟然發現根部冒出穗狀花五六莖,大喜過望!李日華《味水軒》日記中有記:『亨兒書室中小盆菖蒲,忽見花五六穗,如水蓼之狀,而蒼碧色,其花蒙茸然。余嘗詠唐人詩,云菖蒲花發五雲高,而未嘗見花。應劭《風俗通》以為菖蒲花難見,人得食之,長年。而適與予誕辰會,亦奇矣,余敢不勉自保嗇,以副此嘉徵。』金農則稱菖蒲:『不逢知己不開花』。我曾經撰文說『菖蒲的花本不易見,而盆栽的細葉者則尤甚了』,眼下這盆附石金錢菖蒲,居然在數九寒冬著花數穗,『亦奇矣』!發短訊給展南先生:此瑞徵耶?抑或所賜翰林菖蒲詩軸蒲君有感而發耶?

                                                     二〇一一年十二月廿九日

    植蒲仙馆清供之十四.jpg

    09《附石菖蒲》插图1.jpg

    show_mop6.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9 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朝 顏

    吳汥涌
      
      今年春節,梅意回北京,給我寄來從日本捎回來的菖蒲。包裹裏還有一個小紙包,裏面裝著幾粒黑色的種子。梅意說是一種特別的牽牛花的種子,她們那邊叫作朝顏,會一直開花到立冬。牽牛花倒是從小種過,不太需要人打理,泥土裏冒出芽來,便抽莖發葉無拘無束地蔓延開。那時候種的,一種粉紅,一種天藍,都是花的邊輪有色彩,漸次往裏變白。花頭比茶杯口還要小一點,鉛筆杆粗細的花管連著花托,外形像極了喇叭,所以我們又叫它喇叭花。同『牽牛花』一樣,這樣的名字是談不上韻致的。印象中,牽牛花都是在清晨開放,至中午便萎去。《本草綱目》中說又叫『舜華』,則是古意十足了! 梅意的這個『朝顏』,便實在是貼切而美妙!日本茶師千利休有一個與『朝顏』相關的故事。千利休曾經滿園種植此花,一個清晨,豐臣秀吉前往觀賞,卻發現眼前庭院裏竟然花蔓無存。惱怒地進得茶室,驀然見到暗處宋代銅瓶中清絕含露的一朵唯一——這種美深深地打動了他!這個故事後來成為美學中以少勝多的典範,而我對於牽牛花竟也多出十分的好感來。
      遵照梅意的囑咐,在四月間,我拉著小印圃將種子種在了花盆。澆足了水,不出幾日便顆顆冒芽,倒沒有辜負梅意不遠萬里從海外帶回的美意。花盆放在陽臺圍欄的平臺上,插了竹竿,用細繩縛住藤蔓,引著它們纏繞。帶著小印圃常常地給它澆水,施過兩次肥,朝顏的長勢好極了,葉片大到與我的手掌相仿佛。很快,葉柄與藤莖相連處都長出了花苞。告訴小印圃,過不了幾天,它們就會開出美麗的花朵來。到底會開出怎樣特別的花朵來呢?
      週一的下午,刻印累了,走到陽臺給花花草草澆水。突然發現朝顏的葉叢中冒出一個玫紅的花苞,湊近一看,花苞根部是粉白,頂部玫紅近紫色,與粉白絞在一起旋起來。趕緊叫來小印圃,她開心地叫了起來:『要開花囉,要開花囉!』晚上躺在床上,給小印圃編了一個故事:『以前啊,有個小姑娘在花盆裏種了一棵牽牛花,天天給它澆水,牽牛花長得很快,不久便冒出了很多玫紅色的花苞。一天,一隻小螞蟻爬到了花盆裏,它順著牽牛花的藤往上爬呀,爬呀,後來爬到了一個花苞上,它覺得累了,就躺在花苞上睡著了。到了第二天早晨,小螞蟻醒來睜開眼睛一看,驚訝得大叫了起來:「呀,好漂亮啊!」原來,它昨天晚上躺著的花苞已經開放了,小螞蟻躺在了一朵又大又漂亮的牽牛花的中間了!它在花朵裏面又跳又唱,高興極了!』小印圃聽得認真,也高興得手舞足蹈起來。
      晚上調好鬧鐘,五點半起了床,拿著相機躡手躡腳地到了陽臺。那個花苞已開了三分之一,光線弱了,拍了幾張都看不清楚。回到房間,小印圃還在酣睡,不知道她昨晚有沒有做夢,夢到自己也躺在一朵大牽牛花裏。半個鐘後又去陽臺,紅紅的朝陽從對面遠處的高樓後射過來,花苞已經打開了一半,花瓣是玫紅的底子,上面有紫紅的條紋。到花頭的邊緣,又感覺是紫紅的底子玫紅的條紋了。到了六點半,花便已全開,居然有飯碗大的花頭,而顏色已轉為紫色,花瓣薄極了,嫩極了,微風吹來,顫顫巍巍的讓人擔心要被吹裂。大片大片的心形綠葉,帶著茸茸毛的藤蔓枝梢,陽光下泛著紫光的大花頭,終於一睹了這朝顏的芳容,真是朝陽下嬌好的容顏!這時,恨起手中的相機來,鏡頭怎麼調試也拍不出它準確的顏色,還有花瓣中那細微的瑩瑩的顆粒,在眼前如此真切,拍成了相片便變得模糊失卻了光澤,又豈是下真跡一等?我想,再超寫實的畫家此刻也一定是懊惱之極了吧。
      七點多了,回到房間,小印圃翻了個身,又摟著媽媽的脖子睡去。窗簾透過一縷陽光,小圓臉粉嘟嘟的透著紅的光暈——這可比朝顏迷人多了呵!

                                                     二〇一二年五月廿二日

    〈朝颜〉插图1.jpg

    〈朝颜〉插图2.jpg

    《朝颜》插图三.jpg

    家庭照片_3.jpg

    家庭照片_2.jpg

    show_mop11.jpg

    家中至宝.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9 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蔬菜第一品

    吳汥涌
      
      去年年底,朋友在一家湘菜館賞飯,席間點了一道冬莧菜,菜少湯多,實在是過不了癮。想起兒時在家鄉,老屋前一圍矮牆,裏面是一畦一畦的菜地,總少不了要種上些冬莧,吃得多了,倒也沒感得它的美味來。如今客居南粵十餘年,居然似乎要忘了這種菜了。當席間聽到這個菜名,竟生了無限的鄉思,故而這道菜吃得自然是味外有味。
      正是無巧不成書。在這之後的不久,閒翻汪曾祺文集,有一篇叫《葵 "薤》的,汪先生從《十五從軍征》引出『葵』:『……中庭生旅榖,井上生旅葵。舂穀持作飯,采葵持作羹,羹飯一時熟,不知貽阿誰。……』按照現時通常的認識,以葵命名的,一是向日葵,二是觀賞類的蜀葵錦葵之類,都是不可用來作羹食的。記起念初中時,語文課本後面附錄有不少古詩詞,自習課上喜歡翻看,其中漢代樂府《長歌行》有『青青園中葵,朝露待日晞』一句,因帶著『日』字,就把葵當作向日葵來理解,真是想當然了。後又讀王維的『山中習靜觀朝槿,松下清齋折露葵。』葵與槿相對,大抵也是觀賞花卉,同樣囫圇吞棗當了蜀葵。
      汪先生博覽群書,看了嘉慶進士吳其浚的《植物名實圖考長編》和《植物名實圖考》。這個吳其浚頗有意思,自翰林院修撰官至湖南等省巡撫,為官之餘,對植物卻很是有興趣,他依據耳聞目見,輯錄古藉中有關植物的文獻,寫成了這兩本書,其中考證出了當地吃的冬莧菜即古人所說的葵,在《圖考》中把葵列為蔬菜第一品,而在他的老家河南已不復食用。他定然感得古風猶存,『鉤沉稽古,發微抉隱』,甚或還有點『禮失求諸野』的況味,自然是欣喜不已。無怪乎汪曾祺先生在文中用上了這樣的句子:『他用激動的語氣,幾乎是大聲疾呼。』朋友中有名『家葵』、『君葵』的,一時間竟感得古意盎然了。其實,以前看《詩經》,有『七月烹葵及菽』之句,釋文作此:葵,冬葵,古時蔬菜名。語焉不詳。查《說文解字》,徑說『菜也』,也實在是簡之又簡了。沒有去深究。我的讀書不求甚解,同宗先賢吳其浚有靈,看到恐怕是要敲我的腦殼了。
      不妨掉書袋般地羅列一下資料:《黃帝內經素問》列有五菜:『葵、藿、薤、蔥、韭』;《急就篇》這本古代教學童識字的字書,其中所舉菜名,也以葵為首;《齊民要術》共提到十七種蔬菜,以《種葵》列首篇;元代王禎《農書》稱葵是『百菜之王』。如此可以見得葵確然是蔬菜第一品。但到了明代,葵的地位卻衰微了,李時珍的《本草綱目》中以『今人不復食之』為由,已把冬葵列入草部,不再當蔬菜看待了。何以至此?汪先生推測說是因了大白菜的盛行,我看興許也不盡然,祗能是不得而知了。據說現在除了湖南,還有江西、四川、湖北等地也還在吃冬莧菜,要問問那裏的朋友,當地有沒有把它叫做『葵』的,若然,則真是活化石了。
      昨日,父親從老家荷葉塘回來,帶來一大袋冬莧菜。在虎門的時候聽我念叨著想吃冬莧,市場裏久覓不得,這次趁回鄉辦事,順便也滿了我的心意。中午,妻炒了一大盤冬莧菜,不,應該改口,炒了一大盤『葵』,美美地吃了個精光。這回,除了濃濃的鄉味,更多的還是上古遺風了。明日還得勞妻用它打個湯——采葵持作羹。

                                                      二〇一二年四月廿三日
    《蔬菜第一品》插图.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9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雲從

    吳汥涌
      
      余近得湖石一峰,配蘇作花梨木座,頂寬麓窄作朵雲出岫升騰之狀。高六寸有奇,色為青黝,白筋隱絡周身,石表皴皺窅然,八面俱嵌空玲瓏可觀。峰巔一靈竅,如纖阿流照,雲影映空。橫置於案,妻謂似得蒼龍之仿佛。細審之,則齒目耳角爪皆一一可辨也。遂撫掌對曰:余向不屑於石之具象。然此石立之則朵雲,橫之則蒼龍,政雲從龍者,不亦妙乎?遂以『雲從龍』命之。昔米萬鍾嗜奇石成癖,宦游四方,袍袖所積唯石而已,此之謂袖石者。余此石雖不可入袖,尚堪掌間把翫。一卷特立,聊慰泉石膏肓之癖。嘗聞葉夢得故實,云,臥病舟中,得奇石而頓愈,復擁之入衾,與之同眠。余適有此舉,乃作會心笑耳。當知誰堂非獨癖于蒲者也。壬辰浴蘭日記于植蒲仙館。


    《云从龙》插图.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9 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執 節

    吳汥涌
      
      壬辰之初,信州右卿兄返粵,攜竹鞭十數柄以貽。披揀之餘,可為拂柄者一,裁刀者一。復截得印材數鈕,中有四節者,歲久節密而無旁鬚,堅淨瑩潤而色作牙黃,長適一掌之寬,四指繞四節,拇指抵其端,不爽分毫政若預設。遂修治兩端,磨蕩致滑,不復取作印材矣。世有謂暖手者,以沉香所製為佳,然已入富貴門第,我輩無福消受。余此竹鞭,得之易而作之簡,不鑿其真,不事其飾,握手清涼,滌心定慮,或可為清翫新品,自不入暖手之類,余以『執節』命之,後世若有仿效者,當知始自湘鄉誰堂也。銘之曰:『潛行不彰,貞確拒霜。執之我手,與玉同光。』


    《执节》插图t.jpg

    点评

    有人用它做笔搁,  发表于 13-9-26 19: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9 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誰堂銘跋

    吳汥涌

    漢益田宅磚拓本
      潛堂兄出此拓囑題,作二十八字以博一笑。癸巳二月誰堂吳汥涌於植蒲仙館。
      漢遺殘甓益田宅,古隸摩挲剔土花。聞道硯耕無儉歲,勸君琢治伴煙霞。

    漢富貴祥宜公殘磚拓本
      金石文字之可貴,以其可以考古事,記異文,故學者多嗜之。於古甓亦然,字跡之瑰奇尤覺變態不窮,間出匠工俗手,其古致亦可喜也。癸巳正月,潛堂兄以漢富貴祥宜公殘磚拓本見示。富貴二字合文,最見奇趣,移之入印,或可一試也。誰堂吳汥涌漫記於植蒲仙館燈下。

    漢磚菖蒲盆銘
      殘磚琢製為盆,古隸金錢猶存,祗種菖蒲且同名,書几清供晨與昏。富壽而昌,與俗叵論。

    安期真人火帝真君立金娘子碑殘石
      此安期真人火帝真君立金娘子碑記殘石精拓本,碑原立于萊蕪仙人山山巔之仙人堂前,傳安期生隱於此也,堂前曾有唐碑敘其事。元大德五年重修安期真人祠,記載古仙人堂塑安期真人與火帝真君父女像,因其可避火災云耳。仙人堂明清皆有重修,毀於丙午之亂,今山巔僅存廢墟而已。癸未歲蕪堂兄于殘垣之中得此石,洵魯殿靈光者,信是金石良緣,誠可寶也。辛卯誰堂記

    大魏趙謐墓誌
      大魏趙謐墓誌二00三年出冀南趙州橋之西南,青石質,有界格楷書,計一百五十二字。案,《魏書》恩偉傳,趙修為趙郡房子(今高邑縣西南)人,父惠安,後名謐,官都曹史,積榮補陽武令,修貴追贈威烈將軍、本郡太守,及葬復贈龍驤將軍、定州刺史。《魏書列傳》高聰本傳:『趙修嬖幸,聰深朋附。及詔追贈修父,聰為碑文,出入同載,觀視碑石。』由此可知該誌文為高聰所撰,《魏書》亦有高聰傳。該誌書法典疋端麗,刻工亦極精,據豐草堂主人考證,謐之墓碑、石人、石獸皆為洛陽所造,再運至舊籍房子,誌亦不例外。予藏該誌拓本,唯壟字右上殘處為空白,而此紙猶有黑點存焉,據滄州伴香齋主所告,原石此處為凹孔,初拓時即為空白,後填之以蠟,再拓則有黑點焉,後蠟失又復為空白。又告之曰,此石最初所拓者,先鈐印於紙再行拓墨,墨壓朱泥,透光乃可見,且印為電腦所刻橡皮印也。予所藏此紙,曾倩錫山華維摩先生題跋,華氏云:其時芒洛元氏墓誌漸多,此誌雖亦作方峻體式,而奄奄無生氣,與雒京雄健峻拔之風相去甚遠。錄之如右,仁智自見。壬辰冬月,植蒲仙館燈下漫記。誰堂吳汥涌。

    謝伯子繪《樸廬讀劄圖》跋尾
      樸廬尊兄雅好學人法書素箋,所弆既夥且精,復熟諗文史掌故,曾以不見經傳之文人名號相告,余竟茫然無所對,而兄則斖斖道來,深為折服。近毘陵謝伯子先生為其作《樸廬讀劄圖》,筆精墨妙,意境融徹,誠晚年傑構也。兄以一跋命余,余不敏,勉為一俚句於卷末,以志因緣云耳:
      疎柳長松一水平,微霄林曖半竹楹。阿誰隱几展箋素,卻道樸廬吟晚晴。

                                           辛卯六月湘鄉誰堂吳汥涌于植蒲仙館南窗下

    吳汥涌96.jpg

    吳汥涌97-1.jpg
    吳汥涌97-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11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照 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12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兰花.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12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植蒲仙馆清供之一.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12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植蒲仙馆清供之八.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12 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植蒲仙馆清供之十三.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12 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植蒲仙馆清供之五.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12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竹石图.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12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篆刻作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12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吳汥涌18.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12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吳汥涌9.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12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吳汥涌73.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12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吳汥涌23.jpg

    点评

    汉玉印,太美了  发表于 13-9-26 19:1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12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吳汥涌68.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12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吳汥涌8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12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吳汥涌99.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12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吳汥涌75.jpg

    点评

    不知道是不是黄牧甫笔法,请教老师明示  发表于 13-9-26 19:1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13 10:22
  • 签到天数: 5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13-9-12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壇點將——吴汥涌
    吳汥涌84.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关于我们|中国篆刻网 ( 粤ICP备14003986号-3  

    GMT+8, 17-10-17 06:16 , Processed in 0.142902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