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中国篆刻网 返回首页

思闽斋的个人空间 http://bbs.zgzkw.com/?6480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老妈老爸离去前的岁月

热度 2已有 481 次阅读16-4-4 19:09 | 投资公司, 自行车, 人民医院, 老爸老妈, 麻醉科

2009年,老妈肾衰加重,但精神依然爽朗/开明,临时居住在姐姐家中,轮流推着轮椅去市人民医院做透析,一周3-2次,病情有所缓解。但炕太高了,竟然需要点起脚尖才能上,我多次叮嘱去在外上学的外甥的床上休息,因为床的高度仅仅四/五十公分,如果返回自家后孩子嫌有味,就给姐姐一点钱清理/重新装修。而且,行走时必须拄拐杖,毕竟已经八十周岁了,一旦摔倒,肯定骨折,一旦骨折则后患无穷了。可是,老爸老妈和姐姐都没听进我的叮嘱,姐夫还振振有词地说拄拐地滑,我则劝说木质地板本身不滑,如果滑,可以在拐尖上加个防滑垫诸如橡胶皮等即可。结果,第一次老妈是在上炕时扭伤踝部,过了两月,我突然接到姐姐的电话:老妈摔伤了腿,可能骨折!当我急急忙忙骑着自行车赶到姐姐家中却发现家中无人,又赶赴市人民医院,见到老妈痛苦地呻吟着,知道骨折终于发生了。姐姐的自责/老爸的着急,真令人心痛。办理住院后姐夫不同意行股骨修复术,但如果令如此高龄者终日纹丝坐/卧不动,等待自己愈合也是天方夜谭,况且还要每周进行肾透析,必须搬动啊,否则该如何进行?因此,老爸让我做主,遂请了外科的盛主任/麻醉科的常主任,我亲自签字一个小时后顺利地手术完毕。接下来的陪床还是:只要我夜间不值班,则夜间的陪床我全包了!其余由姐姐/妻子轮流陪护。看着术后不断痛苦呻吟/生不如死的老妈,也只有无奈的安慰和鼓励。透析需要搬动,伤筋动骨毕竟要百天啊,老妈不想继续继续住院,商议后的最佳结果是:尽量腾出我那10平方米的地下室,重新打扫卫生,拉了电线,糊了墙,安放两个小太阳电热器和一个从南方带来的双人大木床。老妈的精神大不如前了,双肩浮肿,三枚钢钉处有时渗血不止,每去透析一次,需要找大面包,由我抱起放到小行军床上,从地下室抬出,再搬放进大面包车里,到达市人民医院后,再从车中抬下放到担架车上,推到二楼的透析室,再搬放到透析床上,透析完毕后再重复返回这些过程。也就是透析了几次,手指竟然难以采血了,血色素仅仅4g/l,因此不再去医院了,只能居住在地下室,日夜由老爸/妻子,还有白天必来的姐姐陪护。我用煮好的红参水烊化阿胶后再喂进相关药物。然而,毕竟回天无力,9月23日,在老爸/姐姐/妻子和我的陪护下,当听到我的一声“妈走了”,姐姐/妻子迅速清理后即联系殡仪馆车辆,火化后先存入馆中。
   返回家中还担心老爸坚持回他原居住地,结果,妻子一提及来我家居住,老爸爽快的答应了,真令人欣喜/欣慰!从前,每年除夕,打的去老爸家中欢度,近年来双亲竟然也主动来我这里过年,也许预感到时日无多?也许是害怕麻烦/劳累?不再那么固执己见了。妻子精心地调理着老爸的饮食,几个月后老爸渐渐感到腹胀,屡劝就诊,却始终不同意。只得买胃动力药/消食健胃药/推拿/按摩,但始终未见明显后转。冬天老爸出钱安装了两部空调,闲暇时老爸就爱观赏美国的NBA,周日则必看国际拳击比赛以及乒乓球等体育比赛,
对于那些球星的名字/特点了如指掌,真令人佩服!有时在楼下迈着老军人的步伐散步。我回家后也忙着主动和老爸唠嗑,回忆六/七十年代在同安/在92师以及解放战争/参加核试验/江西领兵/京沪出差等的所见所闻,老爸心情一直不错,只是依然拒绝就医。1969年入伍的陈乃焰叔叔(当年的陈排长,后来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1军第92师师医院院长,退伍后分配在福建省泉州市中医医院)也从泉州市赶来探望他的老院长,提及69年同期入伍的在92师师医院的战友竟然也有重病缠身或离世的也是唏嘘不已!我还亲自陪同前往陈叔前往莱阳市探望刘永臣叔叔和宋阿姨,见到了同学刘英。过年时尽管这年冬天特别寒冷,但老爸单独居住的南边大屋,拉着大窗帘阻隔着阳台的寒气,屋里开着那个制暖机,半夜时老爸竟然常常起床关机了,因为常出汗了,温度过高了。
    
2010年4月9日,老爸在姐姐/姐夫的劝说下终于住入市人民医院,消化道有异物了!担心老人情绪受影响,不住入肿瘤科,而是住入消化内科,仅仅用营养药物支持。当时的分管医师还说也就是半月二十天的,我竟不以为然,缘于腹胀减轻时老爸的精神很好。为了应用方便,我去批发市场买了座椅式排便器,夜间依然是只要我不值班,由我全包。妻子的认真/细致/耐心/周到竟然被邻床的人当作是老爸的女儿了,这也是我永生引以自豪的。老爸这一辈子总是怕麻烦别人!夜间总是自行下床方便,每次起立时我才醒过来搀扶,老爸尽管腹胀难忍,轻声低吟,行走缓慢,但总不忍心唤醒鼾声如雷的我啊,毕竟明天的我常还要继续按时上班,即使是休息,有姐姐/妻子轮流陪护,但我也要前往送饭,替换,的确疲乏憔悴。老爸起初拒绝做CT,认为“做出来还能有什么好办法吗?”言外之意可能知道是不治之症了,但到了后期,也同意做胃部CT,只是不能饮进800ml的造影剂,结果还是和先前预料的一样:无效!一日,面对着轻声呻吟的老爸,我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啦,老爸也无奈的平静地问我怎么了?我只说心中特别难受,看到如此情景(竟然和2006年初当听到济南的二姐电告姑姑去世时的情景一模一样),平静后我提到了父母目前居住的68平方米的二楼的遗产归属,并提醒如今为遗产打斗得不亦乐乎的近期就有侯耀文/季羡林等名人的亲属,应该早点决断。老爸马上说已经和姐姐说好了,房子留给我,可却始终没明说,直到现在才说。不过,去世前总是说我居住的房子太小了(七十三平,姐姐已居住一百多平了),以后再说或说以后房子要给孙女。姐姐后来也协助办理了转遗手续了,这是几年以后的事情了。
    4月23日夜,老爸开始昏睡,当班医护人员竟然无动于衷,我对值班医师说:这是县处级待遇的老干部啊,该对症处理就对症处理吧!于是,吸氧/输液/监护/,我也打电话给姐姐,竟然没接,又拨座机,终于通话了,我大发脾气了。姐姐姐夫赶来作陪后妻子也来了,老爸也渐行渐远了!!我只能不时地去走廊抽烟!老爸终于干净利落地走了。我没也没立刻通知其他亲友(济南的姑父/表姐们次日才告知),否决了姐夫提出的开追悼会的想法。天亮了,上班了,依然是电话联系专用大面包车,火化后和老妈的骨灰一起取回供奉着。老爸住院仅仅半月,期间我也越发感觉不妙,两人商议后老爸同意我的观点:万一去世后,骨灰送回原籍,但是从1981年返鲁后我几乎没回过老家,毕竟距离我的居住地20多千米,我真不想把双亲常年累月孤零零地与我相隔如此距离,也不想寄存到殡仪馆里,还是先放在地下室的专门一隅,毕竟能天天守候!待到以后再择时/择地/择法吧。双亲始终对生死最开明/通达,总是说:活着的时候好好对待/死后一切从简,丰碑巨制那是给活着的人看的而已。我深以为然,厚养薄葬,移风易俗,清香三柱足矣,心祭最重要,其余甚次!不过,近来也总为如何更好地安葬而思虑。
    半年时间双亲竟然结伴去世,在陪护的几个月里,真令人心力交瘁!老妈比老爸年长12个月,毕竟都活过了80周岁了,也算是长寿了,这是一点点的安慰,更值得欣慰的是身为儿媳妇的妻子全力以赴/无微不至的孝敬,这是无价之宝。
                          2016年4月4日岁次丙申二月二十七清明值日                              
    

路过

雷人
2

握手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关于我们|中国篆刻网 ( 粤ICP备14003986号-3  

GMT+8, 18-10-20 23:41 , Processed in 0.05289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