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隽文化传播旗下网站篆刻网 - 艺术论坛 - 商业中心 - 当代印人 - 篆刻超市 - 雕刻加工超市 - 印人家园 - 说文解字

篆刻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126|回复: 6

艺求至臻不羁才情 技走风雷激流勇进 ——访湖北中流印社社长昌少军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07-12-11 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免费注册

x
         
艺求至臻不羁才情
技走风雷激流勇进



——访湖北中流印社社长昌少军

周笔锋



引子:文昌阁主印象
十多年前,曾于《知音》见到一篇题为《石头夫妻金石情》的文章,此文讲述的是五味俱存、真实感人的故事,字里行间悉数美好爱情和真实的生活片断。我是慢慢被文中主角所感动的,读着他们的故事,就如同饮一杯醇香的老酒,初闻浓香扑面,再品回味绵长。
得益于这篇深情的文字,从此让我记住了昌少军这个名字。
与昌少军先生见面,是在2006年初夏时节。曾让我感动的痴迷于篆刻的昌少军,现在已是湖北书法篆刻界的翘首人物。内心的惊奇与喟叹让我禁不住加快了步伐,待走进他宽大的书房与他粗壮的双手紧紧相握的时候,记忆中那个寄情于金石的昌少军和眼前的篆刻名家昌少军这才真正结合到了一起。
昌少军先生的声名如今已是如日中天。“湖北书法界获奖专业户”,“湖北篆刻第一把刀”,“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书法家协会理事、湖北省诗词学会副秘书长、湖北省书画研究会副会长”、“中流印社社长,南纪印社、北斗印社名誉社长”、“国家一级美术师”……
“文昌阁主”果然并非虚名。朴实诚挚的言语、敏捷睿智的才思,与昌少军先生的对话,可谓相谈甚欢。一个人的大气,于举手投足之间足能透显,这是一种靠知识和学养支撑的人生境界,一种靠长期自觉修练才能奏效的品德修为。与昌少军交谈,让我亲身感受到了他的谦逊与风度。
人生路上,成功的过程并非一朝一夕,更非一路坦途。只有不断与艰难困苦抗争的人,方能磨炼出不惑、不忧、不惧的意志,并得以超越自我,达到人生的更高境界。
曾经在苦难中顽强的挣扎,曾经在奋进中穿越痛苦的重重洗礼,倾听着昌少军抑扬顿挫的讲述,我的眼前仿佛飞升出一只浴火的凤凰,我明白,正是苦难所给予他的坚忍、不屈与勇敢,才令他能够从容面对人生的挑战。




上篇:殇·爱
正是因为有了人生中所遇到的不快、不幸、伤痛、厄运,才会使人彻夜难眠,并产生一些奇想,或许这就是人类思想的源泉之一吧。那些幸福、平静、安逸、富足的生活与环境是扼杀和淡化人类思想的安乐剂。

——昌少军《心灵日记》

童年是记忆的开始,也是一个梦的符号,它代表历经沧桑后的人们对于纯真的缅怀。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童年,不仅是童年,在一代人的成长过程中,还会有许多相同的记忆符号。正因如此,当童年的记忆成为梦的符号并且重现在我们脑海时,谁能不慨叹时光的流逝?
建功立业、四海为家、乡关何处,常常令人无暇想起,人到中年,每每听人提起家乡,渐渐地,我们的心中便总会开始生出些异样的感觉。只不过这感觉各不相同,有的是欢喜,有的是悲伤……
“那人家没有孩子,有饭你吃,会对你很好的。”
“我不去,就是去了,我也要跑回来。”
“家里没饭吃的,你会饿死的。”
“饿死我也不去,我会帮你们做事。”
……
这是一场近乎生离死别的对话,发生在1963年新年过后不久的一个清晨,对话围绕“生存”这两个字展开,而对话的主角便是4岁的昌少军和他的母亲。
“不去了,就是饿死也死在一块。”当父亲突然一把抱住儿子并失声痛哭的时候,这才宣布了这场凝聚痛楚的对话正式结束。或许我们无法体会这一事件对昌少军幼年心灵是怎样的一种戕害,事实上,成年之后,当他回想起这段往事的时候,一种难以挥去的悲哀情绪仍然萦绕在心头,但他没有诅咒或者怨恨,因为在那个黑色的贫穷的年代,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再稀奇不过的事了。
1959年元月,昌少军出生在湖北沔阳县汉江旁一个名叫昌湾的小镇上,三年自然灾害,食物严重匮乏,母亲生下他的时候,家人都疑虑能否将他养活。大人、小孩的相继饿死,在那个年代不是什么新鲜事,许是上天佑人,瘦弱的昌少军最终还是顽强地活了下来。
贫寒,尤其是整体时代的贫寒,是无法逃避的,个体的力量总显得那样的微弱,以至于在无法正视孩子遭罪的时候,父母才生出了要将他送人的念头。
痛啊!是何其的惨痛,父母血肉筑就的心,如果不是泰山压顶的亲情,又怎么会选择骨肉离别,当这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作出了“死在一块”的决定后,谁也不能分开这个饱经苦难的家庭,虽然谁也不知道明天将会怎样,但生存的力量是不可抗拒的,没有退路,必须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是唯一的选择。
自古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躲过了分离之痛后的昌少军,显得越加懂事起来。5岁时,他便开始跟着哥哥姐姐帮家里做事,捡柴、捡鸡粪、捡谷子、放牛……行走在乡间地头,虽然生活仍然是那样的苦涩,但这种苦涩却显然比生离死别要甜蜜得多。
缺衣少食,是那个年代最为鲜明的特色。父亲当时在镇供销社工作,虽然在别人看来,父亲的收入是“旱涝保收”,然而父亲身后五六张嘴,却是一个填不满的洞。没有稠饭,更别提什么白米饭,每天能吃到的只有掺杂野菜的稀粥,虽然是家中的老幺,但在这样一个贫困的大家庭里,骄惯和溺爱显然永远不会出现。
因为年龄尚小,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昌少军都几乎是赤条条度过的,待到读小学后,他才穿上兄长姐姐的衣服走进课堂。长可及地的衣衫满是补丁,营养不良造成的瘦弱,虽然常会听到招致别人的嘲笑,受到别人的歧视,但昌少军却总是一脸的幸福。
或许从某种意义上讲,昌少军的童年并不属于自己,因为有太多的苦难包裹着他。没有多少人能够体会到这样一个年幼的孩子,如何驱除怀揣在心里的这种沉重,或许,这就是真实生存境况中最真实的断面吧。
1972年下半年的一个深夜,一辆农用拖拉机悄悄驶进了昌湾五队。乡村的黑夜一片寂静,那些劳累了一天的村民们此时早己进入梦乡,没有人知道这黑夜中还会有人在忙碌,他们搬、抬、扛、递,飞快地把一堆简陋的破桌椅和破旧的衣被装上拖拉机,不一会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这是一场预谋己久的出逃,跟随着拖拉机一同离开昌湾五队的是昌少军全家。应当说这是他们与第一故乡的最后告别,虽然家园难舍,虽然前程未卜,虽然拖家带口行动不便,但他们却毅然选择了出逃。
上中农的家庭出身,母亲是地主人家的女儿,这在那个唯出身论盛行的年代,是不可饶恕的。大哥年年在验上飞行员、海军文艺兵之后因为政审而被刷下;二姐、二哥虽然初中毕业,但同样因为成份而不能上高中……如果再继续呆在昌湾,那么这一家所要面对的,不仅是饥饿,同时还是对未来希望的失落。
逃!只有逃出去才有希望!怀揣着这样的信念,昌少军的父亲做出了最富有人生意义的抉择,一家人的命运从此改变。
到达洪湖的当天,队里就给昌家分配了口粮,几天之后,又分给他们家一块地势较低的平地,很快便有了暂时栖身的土墙草屋。
如果说贫寒是这个家庭难以抹去的灰色,那么弥漫在昌少军周围的却有苦难岁月中难得一见的亮色,这亮色便是家的温暖,正是这温暖,才让他的心能够在嘲笑、歧视和苦难中保持平静。
少年的昌少军总是病患不断,9岁时缺衣受冻而患上了关节炎;后来又因为营养不良引发了神经衰弱;进入初中后,又患上了严重的皮肤病……身体的痛总在不断地折磨着他,不过,唯一让他感到慰藉的,便是家人对他无微不至的关心与付出。
在医生断定昌少军的腿病要锯掉才能活命时,是父母在坚持,是大哥和小叔到很远的地方给他采药治病,是母亲和奶奶给他敷洗;在头疼如针刺时,是大哥带他去医院看病、买最贵的补品给他;在身患皮肤病痛彻心扉时,又是亲人为他找偏方、给他鼓励!没有什么比亲情更宝贵,没有什么比亲情更能滋润少年昌少军的心田。
少年时代的经历会影响人的一生,即使等到我们成长以后,再回过头来看时,仍然会从逝水流年的迷离里清晰窥见那些感动、鼓励、激情……
“我的子孙就是要出人头地,就是要成名成家!”昌少军常常听到父亲在众人面前说起这样的话。在别人眼里,这话有些大言不惭,然而,父亲的鼓励与骄傲并非空穴来风。在童年时代,昌家的几个孩子都显现出了过人的天赋,琴棋书画个个爱好,吹拉弹唱样样涉猎,虽然并非书香门第,刻苦读书却蔚然成风,无怪乎父亲如此自信。父亲的预言在他生前就得到验证,长女昌锁新虽只念过小学,后来成为一名民办小学教师;长子昌梅军曾被称为“小华罗庚”,现为荆州梅园中学高级教师;二女昌炎新毕业于武汉大学生物系,现为编审(教授)国家核心期刊《湖北农业科学》主编;二子昌晓军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是全国知名的小儿科专家,39岁晋升为主任医生,有两项科研成果全国首创、国际领先;小儿子昌少军篆刻作品五次获得全国大赛金奖、两次国际性大赛第一名;目前8个孙子、孙女中,已有6个大学生,其中两个出国留学。
对于少年时代的回忆,止于1980年,事实上,在这一年里,昌少军从湖北省荆州财校毕业,分配到湖北省第三监狱(现为荆州监狱)生产科从事统计工作。从此,这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正式开始了他人生的另一段旅程。




中篇:情·义
我就是一团火。我从荆州财校读书、追求艺术,到分配至三监狱工作,、拜汪新士老师为师学习书法篆刻,一直到现在,我始终是一团火。

——昌少军《心灵日记》

2001年11月19日,深圳。
仿佛一声平地的惊雷,当代中国书法篆刻界的泰斗、西泠印社早期社员汪新士(开年)先生仙逝了,四方为之悲恸,送行的人们自天南地北而来。在汪先生的葬礼上,一位中年汉子跪在灵前长泣不已。
英雄有泪不轻弹,男儿膝下有黄金。倘若不是悲伤的极至、倘若不是怀念的深切,又何来如此虔诚的跪拜。这位汉子来自湖北武汉,他就是汪新士先生的爱徒昌少军。
记忆是件奇妙的事情,它总会让岁月后退并幻化成为自然的背景,不管是悲伤还是欢乐,不管是痛苦还是幸福,经过记忆过滤,最后剩下的都是幸福,都是财富。
80年代初期,湖北印坛曾经流传着一则“狱中拜师求艺”的故事,故事的两位主角便是西泠印社传人汪新士和本文的主人公昌少军。
让我们将时间的指针回拨至1981年4月30日,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
“少军,监狱建筑工程队设计室有一名犯人叫汪开年,是西泠印社的,字写得好,印也刻得好!”那是昌少军从荆州财校毕业分配到湖北第三监狱的第9个月,当他听到同事无意说起的这句话,心猛地颤抖了一下,他激动的问:“西泠印社的?”同事奇怪地点了点头,还没反应过来,昌少军已经匆匆中离开了。
回到办公室,昌少军在一堆旧报纸中飞快地翻找,很快,1980年10月15日《湖北新生报》上,一朱一白两方汪开年的印作出现在面前。
“我要拜您为师!”当身着警服的昌少军拿出那张《湖北新生报》恭敬而肯定地说出这句话时,那位身着囚服、干瘦、光头的老人停住了描图的铅笔,面无表情,目光凝重,久久地盯着昌少军。也许是一时的疑惑,也许是在审视,突然,这位老人拉开抽屉,拿出了一把刻刀和一块印石。
世上最难走的路是心路。在那样一个风声鹤唳的年代,防范与猜疑阻塞了心与心的交流,冷漠与嫉妒隔断了灵魂与灵魂的沟通,当一个监狱管理人员和一个被看管的囚犯走到一起的时候,艺术仿佛就是那灼热的火焰,横亘在心与心之间的坚冰顿时为之消融,希望的大门也在刹那间豁然而开。
自幼喜爱书画的昌少军却一直苦恼于求师无门,正因为如此,当他知道一代大师汪新士就在身边时,内心深藏多年的求艺之心腾然而起。不知道昌少军怎样打动了身陷囹圄的汪先生,后来大家更相信是命运和机缘将汪新士和昌少军连结到了一起。
当时汪新士住在二楼阁楼的设计室,由一架活动楼梯相连。为了不让别人发现,只在夜深人静之时,昌少军才悄悄地溜进汪先生的住处,随即收起活动楼梯,再盖上木板,进入到一个仿佛与世相隔的艺术斗室之中。一个孜孜不倦,一个倾囊相授,一切都在“地下”进行。
历史风尘掩盖下的激情与冒险,显出了昌少军的大胆、率真与质朴,而汪先生这位“不藏秋毫心地直”的耿直之士,即使在人生如艾蒿浮萍的年代,也仍然秉承、怀揣着“人世无常、艺术永存”的真谛,举平生所学传递着篆刻艺术的薪火。
不畏艰险从汪师学艺,置个人前途于度外,10多年如一日,如醉如痴,昌少军这种执着与痴迷,至今令人动容。1983年,昌少平与幼时同窗冯平女士结婚,汪先生特为撰联并刻印相赠:“爱艺爱文,欣为爱侣;同乡同学,喜结同心。”爱徒之情溢于毫端。
1984年10月,昌少军赴太原参加中国书法家协会等单位联合举办的“首届全国职工业余书法美术作品展” ,途经武汉,他带着自己的习作《昌盛印稿》登门求教于著名学者、诗人、书法家吴丈蜀。吴老对昌少军的作品赞服不已,连说:“你的边款湖北第一、湖北第一!”。当得知昌少军师从汪新士先生时吴老更是惊喜有加。
书信往来之间,汪、吴二老相言甚欢,受两位大师的面授身传,昌少军的书法篆刻技艺突飞猛进。数千年印章文化所凝成的印魄艺魂,积淀着中华人文精神的精髓,游弋其间的昌少军羽翼渐丰。“非昌少军诚意向学无以成其传奇,非汪新士胸块如山无以成此佳话”,这种超越于师徒之境的高义深情,在兹念兹无不令人神往。
人生相逢本是件奇妙的事情。从师于汪先生,昌少军所思所学除了篆刻,还有其师的高尚品德。汪先生一生收徒逾两千,可谓印人中独一无二,特别是他待学生如儿孙的真挚情感,更是深深影响了昌少军,如今,昌少军对待自己的学生陈恒、萧翰、柳国梁、聂洪波亦如汪先生一般爱徒若子。
继承先贤衣钵,宏扬西泠精神,这是汪先生所毕生追求的大境界。怀揣着弘艺于世之心,1986年端午,在昌少军的协助下,汪先生于荆州成立“南纪印社”,此后的1991年,汪先生又南下深圳成立“北斗印社”。直至仙逝,汪先生都未曾放弃过对中国传统艺术的传承弘扬。
2002年初,在昌少军的发起和组织下,湖北中流印社正式成立,可以说,这是他完成尊师遗愿的重彩一笔。从西泠到东湖,至南纪而北斗,上下六十年,汪先生可谓颠沛流离,也许唯一能够彰显他艺术生命的,莫过于这样一句话——脉继西泠,名成南纪;望高北斗,艺重东湖。”
老师的逝去令人喟叹,然而,悲伤中的昌少军却将恩师的遗愿铭记于心。从建立到逐步壮大,在以昌少军为首的印社同仁的努力下,中流印社从一个纯民间组织,渐渐发展成一个印坛高手与书画界中坚人物竞相汇聚之地。中流”者,有沈约《齐故安陆昭王碑文》中“衿带中流,地殷江汉”之意,又有“中流砥柱”之意,昌少军力创中流印社,可是立意高远。在中流印社成立一周年学术研讨会上,昌少军沉吟赋诗:“自古篆刻出正源,秦朱汉白风骨传。文丁邓赵开宗派,吴齐王来照眼鲜。承前启后敢立异,印外求印代有贤。瓦甓泉陶画像石,恢恢游刃到腕间。民间百艺为我用,遗貌取神得机缘。熔古铸今善思变,透关手眼破篱藩。我镌我印随我愿,何必低首王公前!楚印从来多瑰丽,浩浩印史有遗篇。闻唐翟邓朱迹在,汉上俊贤长周旋。追慕印林诸豪杰,结社弘艺承开年。鹏城夙愿一朝遂,西东南北至中圆。继起力争创新派,中流铁笔更宜坚。”反映了昌少军对成立中流社的无限感慨。
“找昌少军办事比自己为自己办事还放心。”这是一句在书画界广为流传的话,昌少军对师友的尊重以及对艺术的满腔热忱早就声名远扬:于师,他满怀谦逊、充满感激;于友,他乐于助人、口碑极好。他曾主编并自费出版的《汪新士纪念文集》,洋洋50余万言,用自己的努力和汗水,完成了对尊师人生轨迹的点滴纪录;而他悉心整理的业师年谱,更是为后学者留下了一份不可或缺的基础资料。汪新士先生生前同乡、同学、挚友,84岁高龄的汪逸羽先生读完《汪新士纪念文集》后给昌少军的信中这样写道:“昌少军,你做了一件大好事,你为你的老师出这本书,比花钱为他修一座纪念馆都了不起。据我所知,像你这样对待老师的人,我们浙江没有,但湖北有你,这是你们湖北博大精深的楚文化孕育的结果。”
中流印社的成立以及昌少军倡导推行的一系列交流学习活动,对湖北印坛的发展产生了积极的影响,聚集在中流印社的书法篆刻创作及理论方面的行家,在他们各自的领域影响着书法篆刻艺术的发展,并为中流印社的发展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和舞台。



下篇:奋·思
你若想在这个世上留下点什么,你就写书吧,写书的素材是经历加思考,经历而不思考,等于白经历;没有经历而思考,则是空洞的思考,不能给人启示,也不能留传下来。


——昌少军《心灵日记》

黄宾虹老人曾说:“一印虽微,可与寻丈摩崖、千金重器同其精妙。”从古色斑斓、气息溟濛的春秋古玺到雄厚刚健、气势浑朴的秦汉官印,从流派纷呈、气象万千的明清印苑到古拙典雅、气韵高古的西泠印风,历代治印人用铁笔镌刻了一部印学史,也同样是一部文明史。
治印二字,足以生动突现出印章的内涵和刻制的功力,这是治印人品学素养的检验,而刻印使用的笔与刀,笔传文意,刀镌武气,笔软刀硬,文韬武略,阴阳合一,是谓彬彬然。古典而诗化的印章艺术,需要治印人兼俱琴心剑胆、侠骨柔情,如此,才能在印面的方寸之上,线条的变化之间,铁笔的纵横之中,唯展示出跌宕迤丽的气势、深邃丰裕的韵味。
昌少军的篆刻取法宽广而又能自出机杼,化用无痕。在他的篆刻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古玺的精雅,汉印的严正,又能读到黄牧甫的浑穆、吴昌硕的苍茫、齐白石的大气,不古不今,亦古亦今。经过近三十年的苦心淬砺,最终形成了雄、厚、大、雅的昌氏篆刻风格。昌少军的篆刻,力求洗练、干净、简洁。作品拙中求放、刀法凝重、富有笔意,达到了浑穆苍茫的境界。
吴丈蜀先生在《对昌少军篆刻艺术的评议意见》一文中说:“昌少军的印从布局到刀法都有来历,但决不跟着前人亦步亦趋,而是推陈出新,走自己的路,所以他的作品既有传统法度,又别有新意。他所创造的新的刀法‘中锋滚刀’,单刀直入,不加修饰,纯任自然,看起来质朴无华,真率大方。更可贵的是,他篆艺不受时下一些人抛弃传统追求险怪的影响,保持了篆刻艺术的真正价值。”
在边款创作上,昌少军锐意创造,参与魏碑墓志结体,一改原先拘谨、内俭式的楷体刻制法为碑体行草刻制法,刀法多变,既具金石气息,又有金墨韵味,结体俯仰尽态,大小自然变化;章法错落流动;气韵静穆、醇厚。在当代印坛,能以刀代笔,将边款的刻制视同书法创作,并达到功、性两见,如疱丁解牛般悠然自如境界者,实不多见。书法界同仁称“昌少军的边款可以与历代篆刻名家边款媲美。”
昌少军的边款拓制技艺尤为精湛,而且胸怀宽广,能将自己的辛苦所得绝倾囊相授于印界同仁,大家无不为之赞佩。正是因为他在篆刻艺术上超人的造诣,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途经武汉时,还专门抽时间约晤昌少军为之点评篆刻作品。
挥刀弄文之余,昌少军还钟情于翰墨,得汪、吴两位书法大家真传,他的书法作品以秦汉刻石、北魏墓志为宗,融入了六朝书韵,并辅之以黄山谷纵逸挺健之姿,使得其作品清新古雅,而风规自远。结体上多以圆笔取势,涩行慢送,故所作萧散简淡,自具雄秀之姿,其印一如其印款,极具金石气质而不失古意,令人倍觉新奇。
二十余年印田的辛勤耕耘,已使昌少军功成名就。但在昌少军看来,他所追求的不仅仅是这些,而是更高境界的中国人文精神,他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我从小就喜欢思考,我崇拜孔子、柏拉图、尼采、歌德、卢梭、鲁迅。”2003年10月昌少军应邀为湖北省未成年犯管教所1000余名未成年犯作的题为《逆境成就事业》的精彩演讲就是一篇思想著作,报刊连载后,又印36000册,发给犯人及青少年朋友作为读本,在湖北及周边省(市)青少年朋友中引起强烈反响。
多年来,昌少军做成读书卡片16000余张,写就60余万字的心灵日记。这些心灵日记,正是那源自心灵深处的真诚言语,在我们眼里,本为篆刻书法名家的昌少军,其实更像一位思想者。翻读着那些或圈点、或评价、或反思、或删改的透露着昌少军个人思想的断语片章,那么朴素的言语,却含带着无比深邃的思想,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年代,昌少军的清醒、冷静、恬然、超脱,不能不令人耳目一新。
道德、灵魂的健康与完美,是一个社会和谐的基础所在,对于真善美的召唤与诉求,又是对崇高思想与品格的启迪,走出狭隘的伦理世界,矗立于思维拓展的高峰,当昌少军以如炬的目光洞穿社会的表象,用文字直抵我们心灵深处的那一刻,我忘却了他的身份,我只知道,有一种真实的人性正在回归……


昌少军照片说明
1、昌少军近照
2、1987年11月昌少军与两位恩师汪新士(左)、吴丈蜀(中)合影
3、昌少军与学生萧翰(右)在文昌阁切磋技艺
4、昌少军全家合影

原载2007年1月台海出版社出版发行的《江城名流》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4-1-13 19:20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07-12-12 07: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0-25 19:28
  • 签到天数: 403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07-12-12 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感人,昌先生的经历更感人, 昌先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07-12-21 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木人 于 2007-12-12 08:16 发表
    文章感人,昌先生的经历更感人, 昌先生!!!

    谢谢鼓励!诸多指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09-1-27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昌少军的经历不简单啊!这样也能磨练昌少军的意坚就更上一层楼!!!创造了人生的价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8-6-4 07:42
  • 签到天数: 1597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13-8-11 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机遇造就了一位篆刻芝术家,少军兄是幸运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13-10-8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关于我们|篆刻网 ( 粤ICP备14003986号-4  

    GMT+8, 21-1-27 02:29 , Processed in 0.10573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