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隽文化传播旗下网站篆刻网 - 艺术论坛 - 商业中心 - 当代印人 - 篆刻超市 - 雕刻加工超市 - 印人家园 - 说文解字

篆刻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2653|回复: 56

【一花一视界】之丁茂鲁篇:相见亦是缘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3-12-15 12:32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13-11-25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免费注册

    x
           按:前段时间陪同李平老总到杭州参加国际印社联展,期间有幸和“西泠五老”之一的丁茂鲁先生同居一室,与老一辈艺术家的近距离接触使我感触颇多。其实他们和常人一样有着相同的喜怒哀乐。作为老一辈篆刻艺术家,由于对网络以及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相对较弱,以致于他们对篆刻界的动态缺乏较为直接的认识和了解。又或许种种原因,他们醉心于自身艺术的创作与发展,某种程度上忽视了对于自身的宣传以及对自己作品艺术价值的立体认识,他们也需要被认可。从这个角度讲,他们既是篆刻界宝贵的财富,也是篆刻界的弱势群体。和许多篆刻新生代们一样,他们也需要肯定和爱护。
      这篇题为“相见亦是缘”的文字,题目的灵感来自于丁老。我原来题目拟为“人过百岁犹赤子”之类的,因为在我眼中,丁老可爱的真像个孩子。征求一位朋友意见的时候,朋友说,丁老不老,用百岁之类的字眼不合适。想想也是。一家之言,就有下面这篇文字——


    相见亦是缘
    ——丁茂鲁先生印象

      虽说姓名只是一个人的代号,但事实上,名字对与人沟通交流中能否给对方留下深刻印象还是有着至关重要作用的。一个简单的姓氏能把一个人的前世今生交待得清清楚楚,也能让两个素昧平生的人以最短的时间亲近起来,这实在是中华先祖们伟大而神奇的发明。比如我见到和母亲同姓的人便会莫名其妙地产生亲切感,像见到舅舅家的亲人一般。还有,因为是山东人的缘故,见到名字中带有“鲁”字的,我也会乡情泛滥生发出好感,自顾自地亲近起来。
      癸巳金秋桂子飘香时节,借西泠印社110周年社庆的机会,我有缘得遇“西泠印社五老”之一的丁茂鲁先生,并当面聆听教诲,为我的“鲁”字情结又增添了一段美好回忆。
      涛声听东浙,印学话西泠。西泠的百年传奇令无数印人向往不已。由于多种原因,对于诸多西泠名家,我们多了解于报端,相熟于作品,亦可谓只闻其作其名,不知其人其事。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篆刻爱好者,能够参与西泠盛会,看到平时在报纸上才能见到的名字和人物,实在是一件高兴的事。
      活动报到的当天下午,我在房间埋头整理领取的一大堆书籍,一位个头不高,戴着眼镜,满头银发的老者推门走了进来。身后有一名红马甲志愿者,帮老人拎着重重两袋书。
      我礼貌地站起来,向老人行礼致意介绍自己,并有眼不识泰山地请教老人的称谓。老人便慈祥地说你好你好,小陈——我是丁茂鲁。我怔了一怔,传说中鼎鼎有名的“西泠五老”之一的丁茂鲁,竟然真实地站在我的面前,连声说丁老师好久仰久仰,难以抑制内心的兴奋。
      七旬有余的丁先生与我传统印象中的老人有着明显的不同。虽年已七旬,但神采不减,气质儒雅。满头银发,一根不乱,柔顺光滑,足以做洗发水广告代言,每一根里都蕴含着无穷的艺术灵感,仿佛一不小心就会冒出来,束发作笔,描绘出不朽画作来。镜片下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智慧中透露着老师独特的威严,让不听话的调皮学生如我者,从心底油然生发出敬意来。老先生讲话声音不大,每说一个字都无意间停顿一下,节奏感很强,吐字柔软却又棱角鲜明,有些像浙派的篆刻,吴侬软语之中,却有着丰富的质感。或许年纪大了的缘故,他穿得衣服有些多,一进房间便热得脱下外套,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一位老人给自己的孩子唠叨家常:我骑自行车过来,有些热,先洗个澡——我要去洗澡,你要不要先去下洗手间?我说不用不用丁老师请。这时我才注意到他是一个很爱干净的老者,身上穿的衣服整洁大方,想来做事也是一丝不苟的。
      能够亲自聆听老先生们的教诲是一件快乐的事,可以从中学习很多我们亟待掌握的艺术经验。他们无意间说出的只言片语,或许就是打开我们探索艺术之门的一把钥匙。这种体验是书本和课堂上所不能接触到的。丁茂鲁先生退休前曾任中国美院教授,闲谈起来总是免不了问及师承之类的问题。听说我没有拜师,丁老未置可否,给我讲述自学过程中应该注意的问题:没有师承也好,看到这一点好,就借过来,看到那一点好,也借过来,积少成多,慢慢就有自己的面目了。初次接触,老先生言语不多,却很通俗受用,让一个没有老师指点的自卑的篆刻爱好者心灵得到了极大的抚慰。这是一位艺术教育工作者在以他的方式对我学艺方法的鼓励和肯定。
      期间蒋北耿先生来访丁老。蒋先生亦西泠名家,人如其名,性格耿直,手上受伤缠了绷带,却豪爽依旧。他一边和我握手,一边哈哈大笑道:广东来的陈老师,陈老师好陈老师好。我一边惊喜老艺术家的平易近人幽默风趣,一边受宠若惊地想缩短了身子找个地缝钻进去。真正的艺术家是无我的,他们不在乎外界对于自己的认知和定位,他们尊重身边的一草一木以及如我者无名晚辈,在他们心目中艺术的追求无有穷尽,一切都是师法的对象,只有艺术是至高无尚的。他们之所以拥有目前的艺术成就,站到艺术的高峰之巅,皆因他们把身体俯在了生活的最低处。
      丁茂鲁先生喜饮咖啡。一把小巧的汤匙斜插在低矮的咖啡杯里,轻轻搅动,整个房间便被浓浓的香气溢满,充满小资情调。柔和的灯光包围着老艺术家瘦小的身躯,满头的银发散发着智慧之光。蒋老戏谑道:你看你看,丁老师像不像日本早稻田大学的教授?!大家便一起开心地笑。笑毕,他们便在会务组发的资料上找寻各自的作品,看到后便开心地笑,互相欣赏,互相点评,像两个交流游戏心得的孩子。老艺术家处在人生的黄金时段,经历多了,看得透了,放得下了,便身心自在,无拘无束了,便有了艺术上纯粹的追求,也有了单纯的快乐。当然,对于艺术圈中不健康的现象和看不入眼处,老艺术家也针砭时弊发表高见:有人字写不好,便说自己是画画的,画画不好,便说自己是搞理论的,理论搞不好,便说自己是写字的……老艺术家还就当前的艺术批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同样一幅作品,在不同人的眼中可以出现截然不同甚至具有天壤之别的评价,媒体报刊长篇累牍地盲目吹捧和违心文章,误导读者扭曲了正常的艺术审美,偏离艺术批评初衷……
      翻看一本《西泠印社老相片再续》的书,无意中看到丁茂鲁先生早年参加西泠活动的一些照片,当时的发型和现在相差无几,只是那时更黑更密些,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穿着当时流行的中山装,透出一派学者风范。照片业已泛黄,斯人就在眼前,让人感慨不已。看到这些老照片,丁先生双眉上挑,面部表情也变得生动起来:当时我还年轻,跟着老先生们学习,他们作画写字的时候,我们就在旁边——此时的老人像个纯真的孩子向小朋友炫耀自己的玩具,言语间仿佛又回到激情燃烧的“青葱”岁月。
      红马甲志愿者提来的手挽袋上,印有一幅《西泠印社图》的作品,以写实的笔触还原了西泠印社孤山胜景,各个景点俱标了相应的名称,既有艺术价值又有其实用价值。丁老亦不无骄傲地向我介绍:看!这是我画的,请多多批评。我说老师画得真好,值得学习! 他又浅浅地笑,还是刚才那个单纯的孩子。
      和一位七旬老人交谈,我们不免会遇到因为时代和经历不同所形成的尴尬。和丁老在一起却感受不到丝毫的年龄差距。哪怕不谈艺术,他也能和你找到很多共同的话题。固步自封、裹足不前是艺术从业者的大忌,丁老显然通晓这个道理,他与艺术、与人生始终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外界发生的一切以及艺术圈动态,丁老时刻关注且与时俱进,以清晰的思维和敏锐的洞察力感悟着身边的变化,使作品充满时代感和生命力。和丁老师一起看电视,无论是电视剧还是文艺节目,他都能看得津津有味,还不时交流心得,没有所谓的代沟和隔阂。艺术总是相通的,或许剧中人的一颦一笑甚至某句台词,都是他们创作的灵感之源。
      和丁老相处两晚,老先生的长者风范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伴随着一些贴心的语言:早上他说,“你再多睡一会儿吧,我洗完脸叫你起床”;晚上他说,“你开着灯吧没关系影响不到我”;上午他说,“你十二点还没回来,我就先睡了”……
      丁先生身康体健,每天早起时分都躲在床上做一套自编的保健操,七十有余的年龄尚能在杭州城以自行车代步,实在令人佩服和高兴。我期待着老先生能够创作出更多佳作,用艺术的方式续写彼此之间的缘分。艺术所谓的师造化,亦丁老口中的缘分,相见亦是缘。
      会议结束后丁老先行离开,我送他到电梯门口。他说小陈哪,和你结识是缘份呀。我说是呀是呀。他说我要骑自行车到我的新家去看看。我说祝福丁老一路平安。他说谢谢谢谢。欢迎你再到杭州来。
      此次杭州之行,感受最深的就是老艺术家对艺术的真诚和执着,以及与时下相比无欲无求的生活态度。他们从艺术中汲取的是艺术本真,他们可以从艺术中找寻他们所需要的快乐。我们应该从老一辈艺术家身上学习的,不仅是他们对于艺术的敬畏和严谨,还有历经岁月洗礼之后的从容、豁达和洒脱。收获这些美好记忆的同时,老先生的一言一行和点滴话语,让他在我脑海中不再是一个仅仅关乎故乡情节的名字。
                                                                                                (2013-11-7)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3-12-15 12:32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13-11-25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后记:我把文字寄给丁老征求意见后,他在电话里说:“文字写的很风趣,我有点不好意思~~你们看着发就好了……”
             电话这头,我似乎又看到了丁老那慈祥可爱且带些许羞涩的微笑。
                                                                                          一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3-12-15 12:32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13-11-25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花一世界 于 13-11-29 19:52 编辑

    1.jpg

      丁茂鲁,1936生,西泠五老之一。近代书画家。曾用名丁茂隆,室名可意斋,男,汉族,原籍浙江黄岩,1936年2月生于上海。擅长书法、篆刻、国画写意人物 。 1959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人物科并留校任教,主攻写意人物画,兼习书法、篆刻,学书曾得诸乐三指导,学吴昌硕一派,兼取杨凝式、黄道周诸家,用笔凝练苍劲,书风拙朴雄浑。作品入选全国第二届书法篆刻展览、中日五人书法展、中国美术馆收藏。1963年调西泠印社工作,为西泠印社社员,1983年任西冷印社理事和副秘书长,1996年退休。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浙江书法家协会理事,浙江美术家协会理事,杭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

    (来源于网络)


    丁老画作:
    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9-11-21 21:09
  • 签到天数: 1696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13-11-25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1-23 18:48
  • 签到天数: 107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13-11-25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2-21 19:22
  • 签到天数: 111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13-11-25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陈老师好文章!让我有幸贴近认识篆刻前辈。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12-31 11:43
  • 签到天数: 80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13-11-25 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13-11-25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5-8-2 22:13
  • 签到天数: 299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13-11-25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3-6-30 15:07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13-11-25 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泠前辈。。。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关于我们|篆刻网 ( 粤ICP备14003986号-4  

    GMT+8, 20-1-28 05:41 , Processed in 0.120558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