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隽文化传播旗下网站篆刻网 - 艺术论坛 - 商业中心 - 当代印人 - 篆刻超市 - 雕刻加工超市 - 印人家园 - 说文解字

篆刻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楼主: 集美艺苑

[印社中人] 文脉与文格——读徐叶翎书画篆刻 作者:王庆中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10-5-17 0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中先生全才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4-12-14 14:34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10-5-17 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10-6-15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中先生全才啊!
    明湖书社 发表于 10-5-17 07:44
    前途无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10-6-25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8-6-4 10:19
  • 签到天数: 29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10-9-12 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2_97:}{:2_98:}{:2_99:}作品少了点儿。设看够、好印章。{:2_99:}{:2_98:}{:2_9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10-9-29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幸收藏了两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10-9-29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555.jpg
    666.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10-12-7 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488834
    488835
    炎土 发表于 10-9-29 10:51
    今年的新作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11-1-2 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繁叶锦翎  神清志笃             海滨  张跃
        “日落沙明天到开,波摇石动水萦回。轻舟泛月寻溪转,疑是山阴雪后来。”这首诗是《东鲁门泛舟二首》之中的,作者是诗贯古今的李白。“明月与纯水把诗人芳心浸润透了,忘记日间烦冗,抛却世上不平,仿佛进入安泌的理想境界,如同东晋王子猷雪夜访戴,将这鲁门泗水当作越中溪。”赠与李白这番心境的却是当代金石书画大师朱复戡先生的寄业弟子——徐叶翎先生。
         唐开元二十五年,李白定居兖州,把家院安排妥当,以闲适的心情到离家只有三四里路程的泗水,与好友杜甫月夜泛舟,这时的杜甫因为父亲杜闲时任兖州司马,故来省亲,两人相聚,“行歌泗水春”。七年后李杜在洛阳重逢,两人同游梁宋、同到齐州,尤以在兖州一再聚会,“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提供给今人无限神往景致的,是在诗、书、画、印、文史等领域颇多建树的徐叶翎先生。
         2000年,恩师周凤羽逝世,曲阜文坛陨落了一个全面的艺术泰斗,无论思想上还是日常生活中我一时无法接受恩师乘鹤西去的事实,频频想起恩师生前的音容笑貌。他的博学才识,他的文品人格,常令我怀想唏嘘,不能自己。近半年的时间,心里总是空荡荡的,语无伦次,茶饭无味。为此,我欲寻找一位能和风羽恩师齐名齐德的高人,于是得识客居兖州的风羽先生之金兰——徐叶翎先生。
        徐先生1934年11月出生于山东曲阜,幼承家学,并启蒙于孝廉张嗣堪先生,从四书五经中汲取儒家文化之精髓。五十年代,受周凤羽、孔端甫等名宿乡贤的影响活跃于曲阜文坛。七十年代,负笈岱麓拜师朱复戡先生为入室弟子。治学之年,致力文史,亦好翰墨,书法、国画、篆刻尽得三味,立朱复戡先生旁案,在大师指点与熏陶下书法史论和古代诗歌研究撰述日丰,书法篆刻作品入选全国首届篆刻展、国际临书大展等,并编入数十部专辑,具有较大影响的文章有《朱复戡先生的翰墨交谊》、《天外昂首万象低》、《朱复戡先生的书法艺术》、《朱复戡先生的篆刻艺术》等。
        为此我亦仿徐先生拜师朱老的情形,六颗寿桃诚换惺怜之谊,冒昧拜谒徐叶翎先生。当然,更多的还是在风羽先生生前即了解到徐先生之为人处事,及徐先生诗书画印在齐鲁大地的重大影响,使我既诚信拜谒又怀揣惶惶。虽然,我和徐先生在凤老处见过几面,却从未交流过,同行的还有慕名前来采访的《曲阜日报》的孔雨晨主任。拜会落座之后孔主任道出来意,先生再三推诿讲:“自己没有东西,没有可采访的,今后有文章发表再说吧。”先生人品可见一斑。在先生处我们了解最多的是先生对李白的考证,浸淫十几年不矢知趣。先生讲,李白暮年处在安史之乱中,其生平史迹记载疏漏,一些重要文章,如太白墓志、全集序跋、唐书列传和诸家年谱,皆文字简略,加之多处有讹误之处,难追究竟,因为我家居兖州,缘于地利,多留心在东鲁史迹,还有一得之见。这就不是一得之见了,在徐先生的《读李札记》中,对李白、杜甫寓居东鲁20余年的佐证一一文考、地考和碑考,在其章节中精当翔实又独到。十几年的心血包含在十几万字的论文中,不亚于一枚重彩的礼花炮在历史的夜空辉煌。我觉得济宁、兖州、曲阜的文史爱好者都应该通读《读李札记》,不仅是因为令人敬仰的李白诗仙曾在我们脚下的土地上生活过二十余年,还得诚挚感谢徐叶翎先生严谨的治学态度和不倦的探求精神,使我们又多了种自豪感和生存地的优越感。
    像李白十分珍惜其在兖州的家一样(据徐先生考证在兖州火车站广场南),徐先生十分留恋在曲阜居住过的岁月,嬉戏孔府孔庙,徜徉师大校园,言谈间念想之情多次涌上徐先生精神矍铄的笑脸,先生言及曲阜的故人和风物,使聆听者即觉圣人故里的底蕴,又觉今辈文人的肩负。这种平静的语调,这种铭心的置腹,足见先生对故乡的披肝沥胆。想到此鉴于此,每每令当面聆听者浩叹不已。
        惜别之时日上正午,徐先生备酒水送客,空手而来满获而归,我们有些许羞愧,又知道徐先生本来有一个文化活动,因为我们才推掉了,更令我们不安。先生却坦向天然,暂别之前,徐先生又让晚辈领教了被我辈常置于脑后的大度与宽容。徐先生除研究李白、文史之外,有众多社会兼职: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朱复戡艺术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李白研究会会员,山东印社顾问,济宁市书法家协会顾问,兖州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等,可谓光环绕一身,饱学藏胸廊,令人敬畏,令人钦服。而他费心最著者,即专研李白杜甫在东鲁的交谊和寓居生活,这占去了先生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久而久之,绘画、书法、篆刻反成了先生休歇精神的方法,历来文人以翰墨作供养者,其作品多神清气朗,业界多以能收藏到先生的一件书画作品兴奋不已。徐先生却谦虚的认为,在孔孟之乡的书画界,当属周凤羽、孔端甫、包备五艺海扬帆,凤老的诗文,孔端老的画,包备老的书法皆可立帜,并影响了我们这代人。先生还曾提到身居京城的金岩先生、李一先生都是活跃在书坛的名家,并为都曾得益于圣人家乡的厚重滋养而深感自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11-4-28 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室有翰墨香——记著名学者书法家徐叶翎先生

    汪曾祺写沈从文的文章,妙语传神,讲到沈从文有一句常说的话:“要算耐烦”。沈从文写作“要算耐烦,他看小孙女写作业,也要说上一句:“要算耐烦”。耐烦的性格成就了沈从文。
        徐叶翎老师令人起敬的艺术成就,也可以说来自于他的“要算耐烦”。
        我不揣冒昧,为徐老师总结他个人艺术涉猎:痴于绘画,善书,喜好文章,颇抒己怀,好读李杜,通古今。
        他的家满是花草的小院,是他精心侍弄的结果,四季都有可爱的绿色迎面而来,尤其是那一簇修竹,别具一格,颇有“龙吟细细,凤尾森森”的意味。
        徐老师的气质好,像他所喜爱的兰蕙,疏淡之中蕴含着隽永,那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积淀,给人以自然和谐的感觉,如沐春风。
        人们欣赏孩童那清澈天真的眼眸,因为纯洁善良,引人喜爱,徐老师的眼睛,也给人这样的印象,成人的眼睛有这种清澈缘于他身上保存了这种纯真。这种清澈的目光穿越时空,看人、看事,对艺术与文章。
        徐老师赞叹某人的作品,都会极其简练地说:“好”,或说“功力深,见才华”。或者“真是大家”“大手笔”,寥寥数语,精炼简单,却直指中心。这又让人想起记述沈从文的文章,沈从文面对古代美轮美奂的服装,总是赞叹;“美啊!”见到好文物、文章、美的事物,沈从文会激动得眼含泪水,却也只是两个字;“美呀”。
        我熟悉徐老师,但对于他的艺术道路并不知晓,只知他周围的人对他十分崇敬,大家都欣赏他的艺术,也饱含对他为人为学态度的钦佩,我请徐老师说说他的治学之路或说艺术之路,没想到,徐老师真是健谈,往事成为了历史,往事也留在了心中。

    成长
       
    1934年,徐叶翎老师出生于曲阜的一个书香世家,仅一墙之隔是孔庙,自幼便沁润在浓浓的儒学氛围之中。在他六、七岁时,家人便将他送入私塾,跟前清的一位老拔贡学习,念《十三经集字》、《龙文鞭影》等书,一两年没有什么成果,自然也不理解其中的意思,集十三经单字,本来就无内容,家人慌了,认为他是一较为愚钝的孩子,便将他送入了当时称为洋学堂的曲阜师范附小中学习。听年过七旬的徐老师讲这段经历,我真是想笑,觉得这中间有很可乐的成分。
        那时,他的家中有许多藏书,他从小就爱翻书,那些古籍书中的字还不能认识,在他看来是比较神奇的符号。好吧,那就找画看,书中的画他甚喜爱,他看《古今名人画稿》、《梅花馆》、不多的图画范本,看得投入,那都是些石印线描画、简笔画,却也生动传神。能得见到,丰子恺的漫画是过了多年以后。稚气可爱的孩子,拿了两把蒲扇作自行车轮,充满童趣,他认为这都是好画,看得懂,余味不穷,不知不觉中培养了他的艺术感觉和对画的鉴赏水平。徐老师常称自己入校读书是幸运的,他读小学时的课本上的文章内容有一些是经久不忘的。
        他老早就爱书,认字不多,却常常翻看家中藏书,文言古书尚读不懂,凭感觉就弄通了,唐宋八大家为谁?二十四史的排列顺序,还有《昭明文选》与《古文观止》的区别。姚鼐的《古文辞类纂》,他认为选编水平极高,对《唐诗三百首》《千家诗》等,更爱不释手。他对袁枚最为推崇,喜欢《随园全集》,称袁子才是大才子,是清代大有影响的作家。凭着面对一部数十册的《随园全集》,有了一些朦胧的印象。如此文化的浸淫作用却是很大。
        徐老师总说自己读书不多,遗憾自己没有接受系统的大学教育,其实,即使现在的学中文的研究生也未必有他这样的古文基础。在他参加工作后,依然有机会接触图书。最早的工作是在县工会做图书管理员,那时有宽裕的购书经费,他常常从书店选购新书,最后这个图书馆发展到藏书居然比当时县里最大的图书馆中新的书还要多,书的品位也高。徐老师管理书,接触过许多读书人,这个图书馆以新书递增受到读者的欢迎。
        当然,他少年是喜欢的书画创作艺术还是对他有强烈的吸引力,他也认真思索自己主攻方向。闲暇时,他便出去写生,画风景画,那个时代已用素描与水彩,表现生活场景。国画中的山水画需要扎实的功底,要胸中有丘壑,他便保持对山水画的距离。人物画,他甚喜欢,然深知其难,便主要画花鸟、动物,努力培养观察与领悟力。白石老人说:“作画在似与不似之间为妙,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他看作是至理名言,牢记在心。徐老师画画遵循传统亦求新意,他笔下的花鸟别有意蕴,毫无板滞之气,很有飘逸之风。这与画家的灵性和高度概括力有很大的关系。
        对于书法他自幼便深为爱好,家藏的书法、碑贴,引起他浓重的兴趣,从中发现了大美。1973年以后在兖州办工艺美术厂期间,因工作关系,接触大量的名碑法帖,工作之便,晨夕摩挲,乐在其中,陶醉其中,对于书法艺术研究与提高书写水平大有裨益,书风隽秀之中又增添坚实的质重朴茂。
        人在事业上的成长,恰如跳高,助跑很长,而至为关键的只有几步。谒见朱复戡老人并拜其为师,徐老师认为这是自己最为庆幸的事。朱老是艺术界的泰斗,好像黄钟大吕,以书法家、金石家、学问家之全面,达到最高水平。从古至今唯一真正的金石家,之所以这样说,譬如:一件青铜器,朱老从器形设计,铭文撰作、书写、到铸造成器,全部擅长,皆出自一人之手,这种艺术本领,真是空谷绝响了。朱老还是文字学大家,文字学,简单说就是造字的规律:篆书为什么这样写,草书字为什么这样简化。文字学其实是一门很深的学问。
        朱老的教育方法也是切实可行的,润物细无声,却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重批改作业,重握笔实践。朱老常问前去求教的弟子:“写的字呢?”“刻的印呢?”然后作示范这样写会更好一些;那样布局会更舒展一些。学者获益良多,师恩难忘啊。

    艺术家的作品与时代紧密结合
       
    时代的列车裹挟着每个人前行,个人的命运总要打上时代的烙印,艺术家的创作同样如此。荒谬的年代产生荒谬的事情。徐老师谈及自己在过去的年代里的经历,总是深有感慨,他说尤其大跃进年代里工作时总要搞大突击,晚上加班是常事,写海报,写大字,永远在赶、赶、赶。我问:“那不是更好,正好练字了。”徐老师说:“并不练字,还把手写坏了,艺术创作是灵性,好的艺术作品不会产生在违背自然规律的环境之中,一味强调的违背人的本性创作不是创作,也出不来好作品。”
        徐老师还说起自己早年在曲阜工作,有一段时间在展览馆工作,他也是满腔热情投入。一件事,简直就是辛辣的讽刺剧。那时,正是工农业生产放卫星的年代,宣传丰产典型,亩产几千斤是稀松平常的事,“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展览馆的工作重点也是围绕这一主题。转到来年,展览馆里要展出的则是救荒的典型了,报道某仓库储存了多少可吃的干树叶(自然不会好吃),时间一长,连当时的当权者也意识到也有多么不合时宜了,悄无生息的把这个展览撤下来。这真有黑色幽默的意味。在那样的年代中很难有纯粹的艺术存在着。荒诞既不会长久,也不该是历史的常态,历史的进步和发展总要在这荒谬错误中吸取教训。事件后,真正的艺术的春天来了,艺术是艺术,不再做为政治服务的工具了,艺术家的嗅觉是敏锐的,“春江水暖鸭先知”。一代大师于右任,著名学者胡适等不再是反对的对象,这是最初的信号,一时间,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艺术天地已是花团锦簇,徐老师说自己用一个词形容就是如饥似渴,太多的以前被雪藏的艺术作品得以重现,太多新锐艺术家的艺术理念被接纳,这一时期是艺术家成长的春天。三生有幸啊。徐老师说起自己画过一幅漫画,《四代人的书》:爷爷的书全是线装书,父亲的书是洋装书,自己的书是洋装书中重印文史书与现代文学作品,孩子的书是电子书,以书记下历史的脚步。他对于新生事物总持有宽容和接纳的态度。不拘泥于历史传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关于我们|篆刻网 ( 粤ICP备14003986号-4  

    GMT+8, 20-4-4 03:17 , Processed in 0.07698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